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善平读书苑

教师读书的地方

 
 
 

日志

 
 

我的主张是“作文需要教”  

2008-09-13 09:50:09|  分类: 语文视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有声

  记得两年半前,我教的小学第一个毕业班在京学生二十几人小聚某饭店,为我祝贺七十岁生日。其中有研究员、教授、总工程师和主任医师等,个个学者气派。席间,他们轮番举杯,感谢我这个小学教师当年在作文方面对他们的指导。

  巧了,在这些知名专家中,竟没有一位是专攻中文的。那么,我这个“小学作文教书匠”的影响又在哪里呢?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在于从小为我们打好基础,让我们喜欢作文、乐于动笔,当所学专业有些成就时,能及时总结,善于归纳经验。”“一个学生从小获得动笔作文的能力,无论长大投身哪个学科,都是终身受用不尽的。”这些话,道出了这些“老”学生们的内心感受。

  记得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我中师毕业分配到小学任教。那时,作文教学研究可以说是一片空白。长我三四十岁的老教师们,都是不教作文的。课堂上,教师将《母亲》、《春》等文题往黑板上一写,教学过程就算完了。他们笑着说:“作文还用得着教吗?”这是当时的主流意识。我呢,一个刚走上讲台的小青年,竟敢向这主流意识挑战,在课上进行了一系列作文指导,包括审题、选材、谋篇布局、修辞方法,等等,这在当时被视为“异类”。

  “作文不需要教”,那是有理论支持的。归纳一下,其说有五:

  一是“自古以来”说。他们认为,千百年来,学子如何作文,先生是从来不教的。然而,时代不同了,教育在发展。当年李白、杜甫没有坐过汽车,曹雪芹、蒲松龄没有用过电脑,难道我们就因而不要掌握现代科学知识吗?显然,这种说法是片面的。二是“文无定法”说。

  不错,文章如何写,因人而异,因事而异,没有固定章法。把学生带入固定的死框框,我们都不赞成。然而,这“文无定法”后面还有几个字,叫“有规可循”,教师要运用深入浅出的教法,把动笔行文的基本规律授予学生,那才是必要的。三是“课外阅读”说。他们认为只要多读课外书,学生自然会作文。许多中小学教师都是这样告诉学生的。社会上一些知名作家也讲过,“我的写作能力来源于看课外书”。这当然是真实可信的。然而,事情还有另一面。调查一下吧,在我们周围的成年人群中,多少人一辈子博览群书,手不释卷,但要动笔写一篇工作小结、研究论文时,却十分吃力。这种只会读不能写的知识分子哪个单位没有呢?四是“读写等同”说。有的教师告诉学生,“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怎么说的就怎么写”,“说和写是一回事”。

  这话也有道理。有见解要表达,“说”与“写”两通道都可用。不过,两者的表达方式是不同的。说,用的是口头语言;写,用的是书面语言。现实生活中,嘴皮子特利索而不善动笔的人,少言寡语而笔头出彩的人,都不鲜见。可见,说与写并不能相互取代。五是“语文基础”说。不少教师认为,学生学好语文,作文自然就会了。不错,阅读是写作的基础,这是我们的共识。不过,读与写毕竟是两种能力。读,是看别人怎么写,是信息输入;写,是进行自我表达,是信息输出。

  班里多少语文成绩好的学生,都在喊作文难,其中的机密还不明显吗?

  总之,尽管以上的五说各有道理,但得出的结论是:“作文不需要教”是不可取、不可行的。

  时代在前进,60年过去了,经过三代教师的努力,“作文不需要教”的结论完全败下阵来。在公开场合,几乎没有人再这样讲了。但是,在实际教学中,板书命题后,硬是让学生写一写的教师,还是大有人在。这里要分析一下,不能盲目责怪众多的中青年教师。他们想把作文课上好,只是不知道该怎样教。作为一名已经退休的老教师,我十分同情他们的难处。

  那么,怎么办才好呢?这里,我提出三点粗浅建议供对这一问题有兴趣的青年教师参考。

  第一,先把观点明确地亮出来。作为课程表中的一门功课,其他课程需要教,作文也需要教。从备课写教案到上指导课、作文批改、上讲评课、定出教学小结、主要环节、一步一个脚印地走。水平低、不大会教,怎么办?什么情境教学呀,写观察日记呀,读写结合呀,作文教学几步走呀,先不必急于归入哪一派,教起来再说。我这一辈子,什么响亮的口号也没提出过,只是每两周认真地指导学生完成一篇作文,坚定地站在“作文需要教”这边不动摇。

  第二,自我修养是关键。教师就像教练员,不能设想,教练员自己不喜欢本专业能带出优等徒弟来。我从二十几岁写《王老师与小学生谈作文》起,几十年没停过笔,教学札记呀、教案选编呀,如今30多本近百万字立在书柜里呢。教师爱写文章,学生是看得出来的。身教胜于言教,这可算是我的真经。

  第三,月月教、年年教、教出成果来。记得有一次一位朋友请我去指点一下他的小孙子。六年级上学期了,我说:“请你把这两年半的作文拿出来我看。”孩子十分为难:“四年级没写什么,五年级两篇,六年级上半学期一篇。”看,这怎么能行?谁的责任呢?我认为,作文虽不必像练书法、弹钢琴那样天天练习,总也要有个“勤”字。

  算一道题吧,从三年级上半学期到六年级下半学期,八个学期,每学期20周,掐头去尾,16周完成8篇作文。四年下来,就算写60篇,一个小学生毕业生升入中学时,能带上这认真写出的60篇作文,还不得把中学老师乐坏啦。作文不难学,作文不难教,苦乐年华,自在其中。

                        (作者为北京市特级教师、中国写作学会小学作文教学研究会会长)

  评论这张
 
阅读(8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