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善平读书苑

教师读书的地方

 
 
 

日志

 
 

茅卫东:我的教改观  

2009-11-12 09:43:10|  分类: 学校建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观点:
1、教育改革的关键是上层观念的变革以及在此基础上的教育体制改革;
2、教育体制改革的重点是改变这些年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乱作为、不作为的状态。
3、靠教师个人或个别学校的努力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其成功多不具备推广价值且本身的持续性很难保证。
4、以个案的暂时成功来掩饰教育体制的缺陷是一种常见的、需要警惕的错误舆论。
 

教育改革喊了多年,下发的红头文件大概也可以论斤数了吧,动听的名词有过不少,刊物上面更是硕果累累,但作为一个一线的教师,我认为,我们的教育改革远不是这样令人振奋的。

前几年有个政协委员曾说过,现在教育改革是最滞后的,这已经影响了社会经济的发展。我想这种局面可能还会持续相当一段时间。

 

一、从经济体制改革讲起
 

我们不妨先把话扯远点,说说经济体制改革。

计划经济年代,劳动者的积极性、创造性很让人伤脑筋,各种办法想尽,效果依然是差强人意。原因何在?大锅饭体制剥夺了人们富起来的可能性却无法抑制人的致富欲望。富,有二种情况:一是横向比,自己比别人富;二是纵向比,现在比自己的过去富。当人连最基本的生存条件都得不到保障时,一点点的得到就可能产生强烈的幸福感,因为此时他(她)是在与自己的过去比。一旦基本的生存条件解决时,人们就把目光转向了别人,要看一看自己是不是比别人强。我以为这是人的本能,不论冠之以何种名义,至今好象也没有看见它即将消亡的表现。从这个方向来看新中国的历史,一切都变得那么简单明了:当人们解决了基本的温饱问题后,就开始思量自己能不能过得比别人好一点。“只要你过得比我好”,也就只能在流行歌曲中唱唱,人们从骨子里想得是“人往高处走”,渴望的是过上“人上人”的生活。这与我们当年的革命理想或者说政治理念是完全相违背的,当然也完全不容于当时的政治经济体制。

 

这种内心欲望与现实体制的冲突对稳定造成了严重威胁,于是一次又一次的“忆苦思甜”开始了,其目的就是要让人们多想想过去,增加点幸福感;一个又一个的典型被发掘出来了,其目的就是要让人们为自己产生“我要过得比别人好”这种“不道德”的念头而感到羞愧。文革不论其最初的愿望是什么,客观上起到了以严酷的政治斗争抑制人的经济(致富)欲望的作用。“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越穷越革命,越穷越光荣”这种极不理性的宣传在头脑发热的年代居然成为一种主流的声音,不能不让人感慨万千:革命本是为了要让广大劳苦大众过上幸福生活,但为了不出现贫富差别,最后的选择竟然是共同贫穷,并再次将之与革命联系起来,这就从根本上自我否定了革命的初衷,于是为了过上幸福生活的革命最终演变成为革命而革命,革命成为一种终极目标。为此,我们曾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啊!允许人与人之间存在一定的贫富差别,难道比让人与人之间甚至是亲人之间相互仇视进而成为敌人相互争斗更为可怕?这可不可以算是一种政治极端主义呢?

 

穷则思变,不管是在什么社会制度下面。中国最苦最穷的是农民,所以改革也就从农村开始了。小岗村的农民决不会想到为中国经济发展开辟一条新路,事实上那几十号人是悄悄地进行变革的,他们甚至为此做好了坐牢砍头的准备。要活下去――求生的欲望加上对旧体制的失望使他们选择了或者更为确切地讲是回归了“分田”这条道路,这条道路最后成为了中国农村改革的样板。本能的力量就是这样的巨大,谁也无法真正阻挡它。这种本能力量就是要生存,要活得比别人好,至少应该有这样的机会。

 

当年农村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也有人伤心“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这或许是因为“日久生情”,敝帚自珍;或许是出于对自己的能力的担心;对一些乡村干部而言,这种哀鸣更可能是因为既得利益受损而发出的。可是“交足国家的,留够集体的,剩下的都是自己的”是多么诱人啊,它为“过得比别人好”提供了可能,怎么不让人欣喜万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农民,从总体上说,日子过得是滋润的,都惹得城里人眼红了。居然有城里人跑到农村,自觉自愿地来了一回“上山下乡”。

 

随后工厂搞承包,效益一下子就上去了。为什么?多劳多得啊!现在搞股份制、股份合作制颇受欢迎,为什么?效益与收入挂钩,人们的积极性自然空前高涨。个体经营户的服务意识为什么普遍比国有企业强?因为干好干坏都得自己扛。

 

邓公的“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的”的思想是现实的,因为它符合了“人往高处走”的行为习惯,符合人们那种“吃得苦中苦,成为人上人”心理需求。一句话:人,总是利己的。利己完全可以不损人,这并不是人们习惯理解的自私。

 

改革前期,几乎人人都是改革的受惠者。虽曾有过“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那是因为不是每个人所得的都一样,平均思想自然不能一夜间可以清除的,所以这种情况完全可以理解。我们的经济改革就这样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但随着改革的深入,一部分人的既得利益受到了损害,比如有的工人下岗失业,不但生活水平比别人差,就是比自己以前的生活水准也差多了。于是,骂娘就不够了,难免有时气不顺,要去父母官门口坐一坐。

 

改革深入的另一个表现是政治改革的艰难前行。政府机构改革很不容易。按理说国家干部的思想觉悟比普通百姓要高多了,多年的党性教育下,虽不能成为“螺丝钉”,为国分点忧应该不是大问题吧。让你挪个地儿,你就痛快些嘛!不行!!!事实明摆着的,当官的也还是人嘛!也会为自己的利益考虑的,甚至很可能考虑得更多。

 

之所以花这么长的篇幅讲经济体制改革并捎带提了一下政治体制改革,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说明“利己之心,人皆有之”;推动改革不断向深层发展的不是什么“崇高理想”,而是现实的利益追求,社会制度的不断完善正是各方利益博弈的结果。

 

现在我们言归正传,继续说教育改革。

 

二、教育改革与教师

 

教育改革,离不开一线教师的积极参与。没有教师的认同,任何教育改革都只能趋于失败。现在教师对教育改革的认同并不容乐观。

 

首先,教师缺乏进行教育改革的动力。

 

当年小岗村农民只是因为活不下去了才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分的田,当年第一批个体户也是因为没有人愿意收留而不得不自谋出路的。教师为什么要进行教育改革呢?教师是否已经面临当年的小岗村农民那样不进行改革就没有出路的境地?教育改革能够给教师带来名、还来利?

 

这么说,可能会遭来一顿痛骂:你把教师看成什么人了?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知道教师队伍中是有一批乐于奉献的精英,不过只要能够正视现实,应该不会否认教师队伍中“无私者”的比例是很小很小的;教书对大多数教师来说,不过是谋生的手段罢了。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都不是靠崇高理想来推动的,教育改革竟然能够靠教师的无私奉献能够成功? 

 

一个基本的事实是,现在评价一线教师成功与否的标准就是看你教的学生的考试分数。在高中,升学率是一个谁也不敢忽视的数字。分,分,分,不止是学生的命根,它同样也是教师的命根。至于你采取什么手段提高学生的分数,那是无所谓的,只要别在考试之前弄出人命就行了。以后出人命?那关我什么事!一些地方,暗示甚至明示乃至组织学生考试作弊都已经出现,还能有什么小动作不会做的。

 

另一个基本事实是,学生并不是只学一门而是要学好几门功课。他在哪一门功课上花的时间多,自然就对哪一个教师有利。如果教师能提高效率又能让学生在自己所教的这一门上多花时间,那不是妙极?但教改一定能保证学生在你这门课上花上更多的时间?

 

如此就导致一个结果,那就是本来应该是我们培养对象的学生一不小心成了能给我们带来利益的工具。而既抢时间又提高效率在实际上就只能变为先抢了时间再说,特别是对那些在教学上有失水准的教师来说。通过抢时间来弥补是个极好的办法。这样呕心沥血的结果说不定还能让学生和校长感动不已,看,多么认真负责富有奉献精神的好教师。

 

而那些妄想教改的教师,没几个有好果子吃。道理也很简单,教改嘛,首先得减负吧,总得让学生愉快吧。好,学生很高兴你改啊,正好在你的课上休息放松,以备再战,迎接新一轮的痛苦。即使学生配合你,改革总是要走一条新路,谁又能保证这会是一路顺风呢?比如,都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可广州就有批外籍教师在激发了学生学英语的兴趣、提高了学生的英语表达能力后遭到家长们的一致反对:学生的英语考试成绩上不去。中国人对外国朋友一向是比较客气的,但在成绩问题上也不含糊,估计对本地教师的要求只能更为严格。这个例子早了一点,近一点的例子有沈阳一位优秀班主任因为减负减成了“差班”而在寒假前的家长会上哭着向家长们鞠躬道歉,并表示今后加大作业量。再近一点的例子就是青岛的语文老师王泽钊了。王老师现在很风光,成了媒体的宠儿,自编教材也出版了,估计赚了不少票子。王老师成了教育改革的典范人物,但象王老师这样的改革者可能有一批,象王老师这样的成功者能有几个?有几个老师能为教育改革被迫换四所学校?

 

过去企业改革有句话:不改革是等死,改革是找死。如果等死是大家一起死,而找死的却只是那些改革者,会有多少教师敢站出来做个勇敢的先驱者呢?

 

如此看来,目前,绝大多数的教师不可能主动成为教育改革的实践者。教育改革对教师来说,首先就是一种风险极大的奉献,功成名就与身败名裂或许就是在一线之间。

或许某些人――他们一般不会是普通教师――会说:不改革?逼着你改!那么我奉劝这些人,看看“官逼民富”都产生了什么样的后果吧!如果这些惨痛教训都不能使这些人清醒,那么一切都不用说了。这也从反面给我们一个提醒:教师,你算老几,连自己的教学自主权都得不到保障,还妄谈教育改革?

 

其次,教师缺少教育改革的能力。

 

现在的教师都是在应试的旧模式下培养出来的,报考师范多不是冲着阳光下最崇高的职业来的。教师是人不是神,甚至可以说我们教师只是同龄人中的平平者而不是优秀者。

 

不久前一场“现在的学生欠管教吗”的大讨论充分暴露出过一点。

教师关注的是教育教学的技巧,没有教育思想支撑的教育改革能够走多远?

教师缺少培训提高的机会。继续教育成了某些部门捞钱的一个极好途径。

 

再次,我们也不能高估教师在教育改革中的作用

 

教师能为教育改革做点什么呢?说白了,就是在课堂上变出些花招来,让学生快乐些,使学生能在轻松愉悦中掌握知识培养能力提高觉悟。不客气地说,在这些招术运用上,李洪志都能成为我们教师学习的榜样,要不请一些从事中国式传销培训的专业人士也行。

 

中国的教育问题,难道真的只是教师的课堂教学出了问题?只要靠变灌输式为启发式,只要做几个课件从网上下载些资料就能解决问题吗?当然不是。

 

我国中学生的理科教材难度世界第一,教师能改革吗?

思想政治(品德)课那么不讨人喜欢,是教师无能造成的?

灌输就是能出成绩,管你3X还是什么,教师会不选择灌输?

中国高考的录取率就这么点,重点录取率自然更低,教师有办法?

学生考试成绩与教师的名声、奖金直接挂钩,教师能脱这个俗?

……

 

当教育改革说来说去就是落实到更好地提高学生的成绩、提高学校的升学率的时候,我们还奢谈什么教育改革呢?因为改到最后,不过是这么一个结果:

 

理科教师精心备课先下题海,深入浅出认真辅导,无非是让学生掌握那些本不必掌握的内容;

政史教师又是运用多媒体又是组织辩论演讲外加两场抢答比赛,无非是让学生懂得现行政策就是好就是好。其实大家心里明白,明天可能就变了(想一想二十多年来我们关于经济体制的叫法吧)。

听说还有一个生物教师写过一篇《在生物教学中渗透德育》的论文,竟然在神经系统、血液系统、消化系统等人体所有系统中都找到了进行德育渗透的内容。该论文获了奖,因为体现了素质教育。

……

 

中国教育的问题究竟在哪,想一想经济体制改革就可以了。僵化的观念导致僵化的体制,僵化的体制造就消极无为的劳动者。在那些年里,当领导的曾想方设法调动劳动者的积极性,却始终未能真正见效,问题就是出在了体制缺乏合理性,也可以说不符合人性。当权者的思想解放了,体制也就改革了,劳动者的积极性立刻就显现出来了。我们常说路是人走出来的,这是对的,却也有片面性,因为这句话还可以倒过来说:人,是路走出来的。前几天在报上看到这句话,感觉实在是精辟至极。环境(制度)造就人,这可能在实践中被我们忽视了,所以到现在还有人只喜欢拿人说事,比如教育出了问题,就有人――其中也包括不少教师――指责教师,认为这是教师师德堕落、不思进取造成的。基于这样的思考和诊断,有人提出进行教育改革、实施素质教育,首要的任务是提高教师的素质。这真是领导生病,群众吃药的绝好写照。教育指导思想不变,教育体制不改,却要求教师成为教育改革的急先锋,这也可以说是“计划经济体制下调动劳动者积极性”的现代教育版了。

 

教育观念我作为一个普通教师还可以悄悄地议几句,改革教育体制则非我辈能力所及了。现在某些教师进行的所谓教育改革探索,只是带有浓厚悲壮色彩的“戴着镣铐跳舞”罢了。

 

我戴着镣铐,不想跳舞,可以吗?

 

三、直面教育改革的真正瓶颈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政治观念、教育思想),政治观念以及其统率下的教育思想指导教育行为;观念、思想具有相对独立性,当经济基础发生变化时,政治观念、教育思想的变革往往是滞后的,这是阻碍当前教育改革的最重要最根本的因素;教育行政部门对具体教育行为的过多干涉是应试教育阴魂不散的直接的原因。

 

教育,古今中外,都不是一个独立的领域,它的存在与发展依赖于二个因素:一是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这对教育的影响是最基础的。二是政治统治的需要,这对教育的影响是最直接的。这二者一上一下,把教育夹在了中间。说到中国的教育问题,不能不提这二者。否则就会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由于社会经济发展的缓慢,加上当时“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所以当时的教育不对受教育者进行系统的科学知识的讲授,也不对受教育者进行职业技能的培养。这些在很长时间内被视为“奇巧淫技”,被后人尊称为大教育家的孔子对此就不屑一顾。谋生之道,只需师徒相传就可以了。

 

而当时的政治统治则需要人们养成服从的习惯,要求教育把重点放在道德修养的灌输和训练上。所以“四书五经”就成了读书人的必修课。学而优则仕,教育是为了培养状元,为了日后能当官。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等说法就是由此得来。

 

至于说教育对人的发展的促进作用,是当时无法被论及的。因为在封建社会,个人除了皇帝是高贵的,其他的人都是奴才罢了,谈什么发展。知道“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就行了,人权,个性、隐私等等一概免谈。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的教育有了长足的发展。但是勿庸讳言,在教育目的这个问题上,我们依然不能充分肯定教育对个人发展的作用。因为在政治层面上,我们强调的是“螺丝钉精神”、“一块砖”精神。至于教育对社会经济发展的作用,也被局限在理工科教育这个狭隘的领域。不客气地说,我们忽视了人,忽视了个人。在无意中,我们继承甚至强化了封建等级观念。 具体到教育行为上,我们的教育者根本没有必要考虑自己的教育对学生本人的影响,只要我们是按照上级指示办的;而学生也没有权力考虑接受教育对自己的影响,学生应该考虑的只是自己是不是符合上面的要求。换句话说,在政治命令前,教育者与受教育者都失去了自我,都必须听令行事。而发号施令者当然不会为此感到有何不妥。因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也是听令行事的,只有居于权力顶峰的人才是真正的发令人。谁会认为自己处在那样的位置会犯错误呢?

 

这种教育观念是与计划经济体制相适应的,而计划经济体制的建立除了受当时的经济和社会客观条件影响之外,更主要的是由当时上层的政治理想决定的。这是整个时代的失误,不是教育本身的错误。

 

改革开放,经济领域的变化最大。表面上看,是所有制结构、分配方式、经营方式等等的变化,实际上,这些变化的背后隐藏着一个观念的巨大革新,那就是由人为的强制性地消除贫富差别追求绝对平均即传统的“不患寡而患不均”变为承认贫富差别进而鼓励“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没有这个认识上的更新,经济领域的改革是不可想象的。而放弃计划经济体制转而选择市场经济体制,更是政治观念的一个重大突破。它表明领导层承认了国家职能的局限性,政府事实上不可能解决所有的社会问题,也没这个必要,大包大揽的结果反而是造成了许多新的难题。经济体制的改革可以理解为政府承认自己越位了,改革表示政府开始归位,这个过程充满了坎坷。经济基础发生了变化,势必要求政治领域的改革。在中国,这是一个格外敏感和充满风险的话题,又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而教育与政治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这种关系的密切程度甚至超过了经济与政治的关系。我们的教育直接承担了太多的政治责任,人文精神与科学精神其实离我们的教育都还遥远。政治改革的滞后自然也就造成了教育改革的举步维艰,使得教育改革只能在一些表层问题上做文章,如大学扩招、办几所私立学校、改变一下考试科目、提倡愉快学习、研究性学习等等,我们的确不应该忽视这些改革所取得的经验和效益,但深入思考就会发现,这些改革措施顶多也就类似1992年以前的经济改革。这个阶段是必须的,但也是过渡性的,看不到这一点,教育改革就难以深入。 

 

至于这些年被社会舆论大肆鞭挞的应试教育问题、教育腐败问题,说到底只是教育领域深层次矛盾的一个现实反映。

 

比如多年来中小学片面追求升学率,一个最直接和现实的原因是行政干预,是以行政手段认可并强化学校之间开展的恶性竞争。这种干预来自县(市)教委、县(市)委县(市)府。因为按照我国目前的教育体制,高考以省划片,省教委不必操心高考上线人数。但到县市这一级情况就不同了,县市与县市之间在展开竞争,说好听的,是为了本县(市)的经济社会的发展,说实在的,这是政绩,是升官的资本之一。县(市)里可以凭此向省里邀功,县(市)教委需要以此向县(市)委县(市)府请功。于是许多地方每年学校开学初都要要教育行政部门组织召开高三工作会议定指标,给各校制定升学指标。完成,奖;完不成,罚。学校怎么办?分割指标,落实到人。完成,奖;完不成,罚。教师怎么办?教师能怎么办,只好拼命抓学生。多抢点时间给学生多讲点,因为你不抢这点时间可能就被别人抢了。多布置些作业,因为你布置少了学生就不重视你这科了。学习方法?教育规律?免谈吧!你抢不到时间、抓不住学生,还能谈什么方法、规律?这也就是教育的初级阶段吧。教材有问题?管它呢,反正高考考什么咱们教什么!学生太累了?谁让他们赶上这样的好年代呢,幸福需要付出代价啊!这样做有违教育初衷?那也总比让我下岗好吧,劳动是谋生的手段嘛,忍着吧,你啊!

 

于是,我们的教师不象教师了,顶着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称号,理直气壮地或者无可奈何地摧残着学生;我们的学校也不象学校了,象牙塔内的庸俗丝毫不亚于灯红酒绿之处。这一切,难道只是教师的错?

 

现在有人把学校只重视考分片面追求升学率的责任归咎于社会,认为这是迫于学生家长的压力而采取的对策。比如前些时候有报道说某地学校按照上级要求不再组织学生补课了,家长意见很大,学校无奈之下只好继续补课。乍一看还真是这个道理,可再一想,问题就出来了。第一,家长有意见的事多了:校服问题家长有意见吧?乱收费问题家长有意见吧?在这些事情上学校的整改动作那么缓慢甚至根本就不把它当作一回事,怎么单单在补课问题上如此重视家长们的意见呢?在补课问题上,学校真的是无可奈何还是顺水推舟,难道还不清楚吗?第二,休息日不得补课这有政策的明文规定,怎么能够根据家长的一方意见就否定制度安排呢?以前只听说有“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想不到现在又多了个“不补不足以平民愤”。不知学校的法治意识何在?教育行政部门的法治意识何在?学校现在还有一个常见的托词是:“我们学校不补课,别的学校在补,我们吃亏了!”家长们也这样要求不补课的学校:“你们不补,别的学校在补,我们的孩子要吃亏。”于是象阿Q造反喊着“同去、同去”那样,各个学校也就“同补同补”。法不责众观念,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如果连双休日补课这样明目张胆的行为都制止不了,我们还能对治理教育腐败问题抱有信心? 

 

尊重民意的背后,其实是各类学校的媚俗,是教育行政部门的失责,是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以自己的媚俗与失责来维护自己的利益。所以也可以这么说,现行教育的最大弊端,乃是教育者的目中无人(学生)。一味指责教育者是懦弱的行为,作为一个普通教师,我也有太多的被“逼良为娼”的感觉。教育领域存在的种种问题决非仅仅是教育领域内部的事,也不是靠教育领域自身的力量就能改变得了的。

 

跳出教育看教育,把教育改革放到整个社会环境、政治环境下来看,惟见:

“路漫漫其修远兮”!

四、我理想中的教育改革

1、  切实减轻教师的负担,减少考评频率,为教育改革提供一个宽松的环境

减员增效根本不适合教育领域,以下岗相威胁的结果只能让更多的老师产生更多的心理问题。而这又必然会对学生产生极为不良的影响。

 

2、  真正重视教师的进修培训,提高教师的业务能力

现在的师范教育问题太多太多,教师的进修培训问题太多太多。

 

3、  积极鼓励教师的独立思考。

 

4、让学生参与到教育改革中来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