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善平读书苑

教师读书的地方

 
 
 

日志

 
 

黄玉峰誓做语文教学叛徒  

2009-05-24 16:23:17|  分类: 语文视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玉峰是复旦附中的语文特级教师,被誉为“语文教学的叛徒”,其新颖的教学方法在收获广泛赞誉的同时,也不时遭到非议。日前,记者拜访了这位语文教学的理想主义者。

  说到中学语文,我就记得两个词“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听闻记者此言,黄玉峰朗声而笑。在这名中学教师眼里,现在的语文教学有些浪费时间,用一节课就可以学完的内容,非要分析两节课:文章结构分析、语句分析、思想分析、好坏评价……这些烦琐的阅读分析,那是把好端端的文章“碎尸万段”。

  制造了几个“董一了”

  1990年的夏天,黄玉峰提着一份蛋炒饭两块煎带鱼,怀着一种责任感,第一次参加高考语文作文阅卷。自从隋唐开科取士以来,阅卷官的级别都很高。唐时乡试,主考由学政担任,负责会试的须侍郎一级,至于殿试,由龙目御览,更令人生畏。但对于黄玉峰,这一去却对高考阅卷的敬畏感荡然无存。事后他写了一篇《带饭的阅卷官》,里面描述说,“几个领导从外面搬来了摇头风扇,一会儿吹吹你,一会儿吹吹我,一会儿吹吹饭菜”。三四十个阅卷老师在简陋的大教室里挥汗如雨。

  阅卷的外部条件并不是使黄玉峰有些失落的主要原因。七八天时间,要批阅九到十万份试卷,时间紧迫。开始几天,大家还会激烈争论,但越往后,赶工的压力越大,有些事也就匆匆地过去了。小时候,黄玉峰看到连环画《董一了》,由于阅卷官的误会,大字不识几个的董一了连中三元。黄玉峰想,自己阅卷时是不是也制造了几个“董一了”。

  在黄玉峰的印象里,每次阅卷都会因为标准答案和评分标准,阅卷人和阅卷人吵,和出卷人吵。按规定,阅卷中心组成员要在批改前先把卷子做一遍,其中有大学教授,有优秀中学教师,经常是5人答案各不同,还有几次答案一致,结果一看标准答案,全错。“主观题太主观,客观题不客观”,阅卷老师在批卷过程中,增加标准答案之外的正确答案,或者干脆否定出卷人提供的标准答案,也是有的。

  而作文,无疑是阅卷老师自由裁量权最大的。1992年上海高考作文《遥望星空》,题目要求扣住“人生有限,宇宙无限”的意思,有位学生说:遥望星空,想到前不久同学寄来的一封信,信中说以前关爱过自己的一位老师去世了,他要继承老师的志愿,将来也做个好教师。大作文满分60分,有阅卷老师认为偏题,给文章打了22分。黄玉峰找到阅卷组组长,认为该打50分以上。之后,几个阅卷教师进房间讨论了半个小时才出来。黄玉峰记得,文章最后得分是46分。

  带学生游学获作文灵感

  1994年后,黄玉峰成为语文阅卷大作文组负责人,每次挖掘出一篇被埋没的文章,黄玉峰都很高兴,“也许他(她)就差了这么几分”。但黄玉峰也会不客气地将一些作文的分数打低。《我的财富》,有学生说“知识是我的财富”。空话,大话,说明学生缺少生活中的真情实感。谈《责任》,于是,大唱高调的文章没完没了。有阅卷老师编写打油诗一首:啥个叫责任,唱唱孔繁森,谈谈钱学森,骂骂王宝森,联系中学生,稳得基准分。语未毕,教师中一片无奈笑声。

  这次开学后黄玉峰给高一新生上课。刚刚过去的这个暑假,师生还未谋面,38名新生已经接到黄玉峰布置的功课。暑假里看完《红楼梦》,背诵《论语》前四篇共92节文章,写五篇读书笔记。每个学生还收到了一本帖子,是小楷毛笔字帖。学生有得忙碌了,而黄玉峰自己也没有闲着。开学之前的8月19日,黄玉峰带着38名学生前往浙东,探宁波天一阁,访绍兴古兰亭,听嵊州越剧,观新昌大佛,这是黄玉峰给他们上的第一堂课,游学山水间是他推崇的教学方式。

  有人评价说,黄玉峰有着中国传统文人特有的禀赋和雅趣,他吟诗作文,自成体式;挥毫泼墨,独具风骨;书斋静坐,思古忧今;悠游天下,逸兴横飞。他以文人的姿态介入语文教学,作文于他是快乐而彰显个性的事情。而这注定了他在阅读学生高考作文时,会有太多的遗憾。

  素质高了考试也不会差

  阅卷多年,眼见学生作文写来写去一个样,用的例子都差不多,让黄玉峰沉思什么是语文教学的责任。在给38名学生的信中,黄玉峰用一手俊朗潇洒的毛笔字写下自己对学生的期望:经过三年的刻苦修炼,成为既有传统修养,又具现代精神的新一代读书人!显然,作为一个语文教师,这也是黄玉峰对自己的要求。

  黄玉峰有一个想法,不以应试教育对应试,而以素质教育对应试。“只要学生的素质真正提高了,他们对付考试的能力也不会差。”然而,现实给了他当头一棒。2003年,爱徒黄毅(化名)高考失利,而问题就出在作文。黄毅凭着记忆默写了一遍自己的高考文章,在老师黄玉峰眼里,这篇用文言文写就的作文,饱含哲理,70分的题目,可以得60分,但实际算下来,只有20多分。已不阅卷的黄玉峰把作文寄给阅卷组负责人,对方看了后遗憾地表示:也许阅卷老师没有看懂文章……

  没能考进心仪的复旦大学,学生的家长责怪儿子考前不像一般学生那样复习,迎考时还在看《万象》、《读书》。黄玉峰劝解对方,“这么好的学生,今天没有进(复旦),明天可以进”。果不其然的是,爱徒第二年就通过插班生考试进入了复旦大学。这件事,一直令黄玉峰自豪。

  访谈

  关于“背诵”

  创造“死记硬背”这个词本身就不对

  记者:您大力倡导学生要大量背诵,有人觉得像老学究,要“死记硬背”,您怎么看?

  黄玉峰:背诵当然是要硬着头皮记的,难道还有“活记软背”?就不该提“死记硬背”这个词。只有大量地背诵优秀文章,才能形成良好的语感。可能也有背了不开窍的学生,但学生要开窍,必须要大量积累,背诵就是重要的途径,读书百遍,其意自现。读书光靠悟性不靠积累,是不行的。

  传统教育强调背诵默写,一概将之斥责为封建糟粕,创造“死记硬背”这个词来否定它,这本身就不对。现在教学中,各种课文分析,很费时间,明明一节课可以讲完的,要分析两节课,文章被肢解得索然无味。有人不愿意多背,那是还没有品尝到记忆的甜头。我就很后悔,要是年轻时四书五经都背下来,现在个人的底蕴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不要轻易地把背诵说成“死记硬背”。

  关于韩寒

  就不允许一个人走自己的路?

  记者:您怎么看待韩寒?

  黄玉峰:我是上海作协的成员。韩寒第一次参加新概念作文比赛,迟到了,别人都考好了,原来的题不能用。考官随机变题,往桌上盛水的杯中丢进一团纸巾,纸巾在水中慢慢溶化。韩寒据此写了篇文章,讲的是人被社会同化的问题。韩寒很有才华,但他在学校上课不好好听老师讲课,只管自己写小说。我曾经在他就读的松江二中任过教,当时虽然已经调往市区工作,但还是很注意这个事,就给他的班主任写了封信,希望对韩寒“网开一面”。

  后来,北京有家电视台做《有话大家说》的节目,韩寒、我,还有一些其他人士都参加了,大家对韩寒多有异议,认为还是要全面发展。我就支持他,我们的教育制度已经逼得这么多人挤“独木桥”,为什么不允许一个韩寒走自己的路?现在,蒋方舟被清华破格录取,社会又有些惊讶。其实在以前,这是很平常的事,不要说破格录取读大学,像梁漱溟、沈从文,小学毕业,但只要有水平,直接进大学做老师讲课了。

  新闻背景

  这些年,久已不阅卷,但黄玉峰的教学改革一直坚持着。他把老庄佛理、西方经典、时文佳作引入课堂,他让学生听讲座、泡书馆、看展览、赏文物、编刊物、练书法、学篆刻、看戏剧、演小品……有人批评他的教学如“放羊”。他说“放羊”有何不好?如果是放到水泥地上,那羊只能饿死;但如果领到水草丰茂处,羊自会吃得肥肥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