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善平读书苑

教师读书的地方

 
 
 

日志

 
 

郭思乐:拉牛上树与驱牛向草和评价情结  

2009-06-20 07:18:10|  分类: 教育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顾明远先生提出取消三好学生的评选,一时众说纷纭,有赞有弹。我记得顾先生在好多年前也说过这个观点,但随即有机构对媒体说,这是社会团体的的看法,不代表管理部门的意见。我的理解是,行政既然施众人之政,就应当集思广益,学者往往是一方之精思者,听听他们的意见很重要,如果这些意见有道理,即使一时改不过来,也可以待时而动,有所作为。可见问题的重点还是在这种看法是否有理上。
  评三好学生是一种评价方式。事情归结到对评价的看法。记得有一年,深圳某校老师认为学校评价过严,提出“放下评价管理的鞭子”,而校方则要“攥紧评价管理的缰绳”,争论当然是后者胜出。因为评价管理几乎是人们的基本观念,铭刻在心,无时或释,大多数人认为无评价即无管理,无评价就无教育,教育即评价。什么人说出对评价的微词,总是难以被理解。所以,不少人听到顾老先生的见解的时候,大惑不解。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大家都承认评价和管理有鞭策作用。评三好学生,虽然很光明,很阳光,但不能否认对于评上和没有评上的,它都是驱策他们的鞭子。鞭子有可能把人打伤,尤其是达到贴标签程度的,或是同人事管理相联系的,会造成痕迹性结果的。就这个意义来说,顾先生的话或有道理:如果把学生分成三六九等,贴上标签,固化他的表现,对他们的成长不利。应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我恰好今天去了增城市增城中学,听了校长介绍,听了课,所获不菲,感到对上面的问题颇有启发。这是一所著名高中。08年高三从过去的8个班扩大到了20个班,但升本科的大比率没有下降,升专科以上率不降反升,这实在是难能可贵。其中一个措施就是,他们不按成绩分层编班,只是为解决学生吃不饱或补基础的问题,设立选修课供同学们选择。他们过去也曾经按成绩分层次编班,但后来改变了,原因是他们发现不应给学生贴上三六九等的标签。我们都知道,分层利于分类教,但却不利于保持学生的和谐和静气,分到好班还是不好的班,都给同学们带来非学习的压力,同学们会问:“我都还没有学,你就知道我行或不行吗?”。
  也就是说,这所中学走了一条尊重学生的路,把保护人的尊严,寄寓对学生的信任,关护学生的主动积极的学习状态放到了第一位。这就体现了以生为本的思想。 有了这种思想,渗透到学校管理、课堂教学,这所学校不断走向成功。这产生了所谓“利生”的思维。我们不是想要学生成长,这样对他们的将来,对学校的声誉有好处吗?我们说,天道就是:你若使你的工作对象为你创造成功的业绩,你就得好好地对待你的工作对象。在学校里,若要得到生(学生)利,必先利生。
  这种想法既是我们在生本教育的经验中产生的,也可以由秦代伟大的水利官员李冰治水的经验阐发出来。李冰修建都江堰的工作方针,是“深掏滩,低筑堰”,它充分地表现了一个工程建设者的谦虚精神:要用水去灌溉和航运,却“深掏滩,低筑堰”,处处考虑水自身的舒张自由,只有让水的日子过得好,平静地流淌,丰富地流淌,它才能长久地,2250年地,给我们以最美丽动人又成效辽远的服务。也就是说,利水才有水利(关于李冰智慧在教育上的运用,我还会另文阐述)。我们还想起,在生本教育的实验中,一年级的小学生,开头为了培养他的习惯,常常要用奖励的办法,但是当他们在自己的学习的游戏和活动中玩得兴高采烈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时候要他们停下来评比谁做得好,已经是多余的了,也就是说,已经有一种因素,在我们不注意中占据了评价的地位,并在孩子们身上决定性地起作用了,它只同他做的事情有关,而同名次无关。这时候,我们再要来强调排名,就显得有点不合时宜了,就如吃安定药是为了睡着,而如果他已经睡着了,吃药就显得多余了。
  我是认为顾先生说得在理的。老子说:“不尚贤,使民不争”。我们也许会认为,不尚贤,不给贤愚不肖贴标签,使民不争了,那民们的日子不是平淡无味了吗--竞争的日子多有刺激啊,多有效率啊,多有意思啊。的确有这样的情况。但老子一定看到了它的更深层次的问题:比来比去的“贤愚不肖”,都是附加给人们的外部评价,是身外之物。它有利的一面,更有不利的一面。我们所担心的,是削弱了它,缺少了外部评价刺激,会降低效率,但我们忽视了,作为贤愚的比较所需要的,总是一部分我们认为可以代表人的特征因素,例如分数,或若干条指标,如果仅仅注意了这一部分,我们就会失去完整的人,就会得不到完整的人所能达到的高度和广度,就会失去更大的发展可能性。老子实际还看到了有真正吸引完整的人的因素,这就是他们自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大家做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超越别人的评价,超越人与人的比较,为而不争。
  其实,做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超越别人的评价,超越比较,为而不争的情况在我们的生活中比比皆是。 大部分的时间,我们并不是为了评价而行动,正如窗外的树木不因谁的评价就长大了。我们下班赶到超市买东西的时候,是为了有人评价你是好妈妈吗?我们聚精会神地做事的时候,有人说给我们打分,我们会感到多余和低俗。友情不能评价,爱情不能评价,母爱不能评价。有人开玩笑地说,最醉心于评价的知识分子谈恋爱往往吃亏,因为每晚都要总结:“今天我们谈得很好,在哪几方面进展了百分之几,明天我们再谈哪些哪些方面,云云”,把事情变得意兴索然--深入我们灵魂的东西,是不用外部评价的,就像星星不用谁评价,总是那么美好,总是闪耀光芒。
  这种思考似乎可使我们豁然开朗,解开多年来困扰我们的谜:为什么在学校教育中我们会如此崇尚外部评价?我们之所以如此操切,用不断的外部评价来组织我们的学校教育、组织学生的学习生活,到了集体无意识的地步,原因是为我们的教育教学,始终没有变成深入我们灵魂的东西,没有变成学生自己的心仪和魂梦。
  为什么?因为我们一直在用师本教育的方法,用“我教你,我牵引你”的办法去教育教学,我们的层层评估评价,用机械方法去推动或拉动学校生活。它导致我们的教育教学犹如拉牛上树,教师和学生都是被拉者。牛的本性是不上树的,他们当然没有上树的内在动力,这时外部的驱动就成为最需要的东西,鞭子就是一切,评价就是教育。
  但是反之,如果我们把教育变成“驱牛向草”,情况会完全两样。牛们喜爱草,向往草,争先恐后地奔向草,这时候,鞭子的作用就大大减少了,类比到教育,就是,我们让学生喜爱学习的天性发挥出来,让他们以最大的自由奔向学习,享受学习,这时,他们不肯下课,他们总是意犹未尽,课堂上风起云涌,这时外部评价的督促作用也就变得多余了——自觉和欢快的牛们会说,瞧你手里拿着萝卜加大棒,多无聊多俗气。当然,我们还会有表扬和批评,但它的性质已经不是贴标签,没有压制的含义了,那是我们快乐的教育生活的一部分,甚至带有游戏的性质。就像我们上课的时候,小朋友伸出拇指,彼此说“棒棒棒,你真棒”一样。须知奔牛也要有啦啦队。
  现在,我们已经可以理解顾先生的建议的正确性了。在基础教育中,我们少贴标签,多让学生自主学习,就会他们和和谐的气氛中,涵养和喷发出本质的积极性,取得教育的成功。这样的思路,已经在我们的中小学生本教育的十年百校实验中,千百次地应验过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