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善平读书苑

教师读书的地方

 
 
 

日志

 
 

山东省邹平县初中语文学科教学改革报告  

2009-06-05 08:56:02|  分类: 语文视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邹平县,是山东省滨州市下辖的七个县区之一,也是中国2861个县区中一个普通的农村县。这里的教育与其他地区的教育一样,伴随着国家教育发展与改革的进程取得了积极进展。然而,在这个县,初中语文学科教学改革却走在了教育改革的前列,成了“排头兵”;语文教师成了该县教师中最令人羡慕也最具发展活力的群体。改革以后,“教得轻松、学得愉快、考得满意”的效果也得到了各方面的肯定与认可。通过语文课“三个三分之一”的改革,每周两节课就能把语文课本处理完,基本没有课后作业;每周省出两节语文课让学生到阅览室上阅读课,自由阅读;每周一篇大作文,隔日一篇日记或随笔。师生共读共写,阅读量增加了,写作实践多了,写文章不再是困难的事情了。

  为什么一个学科的改革能“领跑”全县的教育改革?一个学科的改革之路该怎么走?他们面临过怎样的困惑又有哪些收获的喜悦?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进了邹平的中小学校,走近了教师和学生,通过听课、座谈、访谈和查阅相关的材料,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一是这里有着良好的教育科研基础,为一个学科的改革实践提供了沃土;二是当地教育行政部门有着科研立教的战略眼光,对改革给予了最大程度的支持;三是这里有一支主动发展痴迷改革的教师队伍;四是有一位醉心于探寻语文学科教学规律的初中语文教研员——成浩,这个一直把教育理想扎实付诸实践的人。

    这里,正迎来语文教学的春天

    语文学习的规律在于“习得”,多读、多写、多积累才是正途。然而,多年来语文教学效率低下的问题已成积弊,归根结底在于现实的教学远离了这个规律。

  老师“那一套” 离“真语文”有多远?

  说起初中语文学科教学改革,成浩为记者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位高中毕业的学生考上了大学,这个学生高考的语文成绩尤其突出,母校的一位小师弟写信向他讨教语文学习的经验,他在回信中却说“千万别相信语文老师的那一套”。

  在成浩看来,这个学生所谓的语文老师的“那一套”,就是以前所有教师和学生每天都重复经历的,也被许多人口诛笔伐的那种方式:上课概括中心思想、分析段落大意和写作特点,再讲讲修辞;下课让学生一遍又一遍地做基础训练,然后找来一套又一套模拟考题,考一次又一次。在邹平县的一所高中,曾经有两位高三毕业班的语文老师从外地学来“经验”:让学生做够200套习题,成绩一定会提高。于是教师废寝忘食地找题、编题,学生没日没夜地泡在题海之中,而当年的高考成绩出来后,却得出了相反的结果:他们所教班的学生成绩一塌糊涂。其中有一位学生,因为没听老师“那一套”,别人做题时,他却在看“闲书”,广泛吸收各方面知识和信息,最后才“幸免于难”。

  语文是什么?以成浩多年参与教学科研课题的积淀,他坚定地认为语文是靠“习得”的。他非常认同把语文教学比喻成“腌咸菜”的说法,要让学生多读书,在书里泡久了,语文水平自然就上去了,这才是符合语文教学基本规律的。而现实情况却是,语文教学的功利性太强了,按照教学计划,学生没有读书的时间;除了课本,学生没有别的书可读;在一些学校,图书馆不让学生进;在一些教师和家长的头脑中,看课本之外的书是不务正业,硬是把学生挡在书本之外。在课堂有限的时间里,教师还要讲个不休,学生表达的时间很少;学生要写作,却没有生活、没有兴趣,也不得要领。学生的口头表达和书面表达的能力都得不到发展,语文教学离基本规律越来越远。

    如果一个人“原地转圈”可能是个人问题,如果全体教师都“原地转圈”一定是管理制度有问题。改革的现实告诉他们,要真改革就得从制度入手。

  不改革管理制度语文教学难有本质改变

  1995年,成浩由县实验中学调到县教研室,成了县初中语文学科教研员。从他步入教坛开始,似乎他的科研天赋就被激发了。

  1983年,刚工作两年的成浩,由于原创性地在课堂上运用了情境教学的方法,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他的教学方法在全县推广;1987年,已经是一所初中教导主任的他又在学校进行了教师分层备课改革的尝试,在强调狠抓教学常规的大环境下,他允许那些经验丰富的教师在旧教案的基础上“复备”,还可以写“简案”;1991年,他到县实验中学工作,他与学校领导启动了教师素质分步优化系统工程,大大提升了学校教师的素质,提高了教学质量,实验中学由此形成的科研特色享誉省内外。而今,他又站在了全县初中语文教学的平台上,从这个视角出发,他又有了新的研究思路。

  他到教研室以后的第一把火就是制订全县《初中语文教学三年发展规划》,目的是建立初中语文学科教学、教研、科研“三位一体”的教科研体系,以此促进教师发展和课堂变化。然而,在规划实施的过程中,现实却让理想显得有些无力。没完没了的教案检查、没完没了的常规落实,那些无效的复重劳动导致教师们陷入了“小驴拉磨式”的循环式转圈。曾有一位初中语文教师写信给成浩,诉说多年来的苦恼:那些被冠以教学常规美名的任务,实则是浪费教师的时间与精力、将老师们变得越来越愚蠢的不干不行、干了白干的事情。课外活动记录、作业批改记录、单元质量分析记录、记分册、教学计划、听评课手册(包括听课记录、听课心得、被听课心得等)、单元备课,等等,真是名目繁多。即使是备课本,也是项目齐全,如时间分配、方法设计、日期、课型,等等。应该说这不是一个老师面临的问题,而是所有老师共同面临的问题。成浩说,不可否认,教师队伍中确实有那种不思进取的人,但这毕竟是少数。当一个学校里,你也“转圈”、我也“转圈”,大家都处于“转圈”的状态时,显然就不是个人问题了,一定是管理制度出了问题。看起来,要想让课堂教学有变化,还得从制度这个根本点上改起。

  改革教学管理制度不是一个老师所能作为的,但作为一名教研员应该为教师们做点什么!应该对学科的教学改革有所作为!成浩又点起了到任后的第二把火——改革初中语文教学的管理制度。

  1999年11月15日,当全国的新课程改革还处于准备阶段的时候,在教育局领导的大力支持下,邹平县教研室以红头文件的形式下发了《关于改革初中语文教学管理工作的意见》,单学科试行了教学管理制度的改革。

  《意见》提出了语文教学管理的九大改革措施:一是改革课型结构,改变课时安排。课时实行三个“三分之一”:即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学习课本,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自由阅读,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写作;把课分为教读课、阅读课和写作课,目的是加大学生的阅读量和写作量。二是改革课堂教学,提出教师在课堂上要做观察者、设计者、组织者、鼓励者和帮助者,保证学生的主体地位,对课堂教学的评价,不是看老师是否有精彩表演,而是看学生是否有出色表现;三是改革作业内容与形式,取消了作业本,建立了阅读笔记本、日记本和作文本。四是改革作业批改办法,阅读笔记本和日记本每周抽查,重点促使学生日积月累;作文实行面批、分类批、指导学生自批相结合,每次作文,教师可精批三分之一,其余指导学生自批或互批,教师要加强批改方式的指导。五是改革考试评价办法,提出把平时的听、说、读、写、听等训练项目成绩与课堂评价、单元测试、期末考试结合起来;作文阅卷实行几人分别独立阅一篇作文的方法,以准确反映学生的作文水平。六是改革教师的备课办法。教师教案该详则详、该略则略,提出了语文备课的外延应与生活的外延相等,而不仅仅是写教案。七是开展丰富多彩的语文活动,开设专题活动课,开展课外阅读活动,组织听说活动,办手抄小报、办校刊,组织文学社、诗文赏背等活动。八是改革学校图书馆、阅览室的管理,要求阅览室每天对师生开放,要求语文教师要与图书管理员合作,共同商定适合不同年级学生阅读的书刊目录。九是改革教师评价办法,将教师的阅读课备课、上课,学生阅读笔记、日记作业纳入教学常规检查指导,教师组织开展的语文活动,可酌情计算工作量。

  2007年1月,已经是《意见》出台与实施的第七个年头。记者走进邹平县城和乡镇的中小学校,看到了《意见》昭示的语文教学改革方向已经成为现在时。在临池镇初中,一个班正在设在一排平房里的阅览室中上阅读课,一个男生正捧着《UFO之谜》一书看得入迷,而另一位娟秀的女生则被一本名著吸引着,每一个学生都在享受着自己静静的读书时光。乡间宁静清新的空气和淡黄色的阳光从窗子透进来,给人美好的心境。在经济条件较好的魏桥镇实验学校,则是另一番景象,学校在教学楼中配备了足够的阅览室。在明亮宽敞的阅览室中,整齐地摆放着各类图书。在邹平县的每一所初中,无论条件如何,都设立了学生阅读室,配备了适合学生读的书。“我们这里都是农村孩子,读书可以让他们开阔一下眼界”,这是一所乡镇中学一位老师的朴素而发自内心的认识。

  学科管理制度虽然改革了,但面对学校的整个管理制度,仍然产生了不适。不为教师彻底减负,不彻底解放教师,就谈不上课堂教学的解放,更谈不上学生的解放。

  为骨干教师设立“超常规”发展“特区”

  课型改了,作业批改的方式改了,但是经过几年的实践,实际效果却是教师无效劳动的状况并没有根本性转变。问题出在哪里呢?对这点成浩认识得很清楚:一个学科管理制度的变化并不代表着学校整个管理制度的改变,在学校层面,教师仍然面临着一系列不适应改革的管理制度与方式。如何才能让教师从无效劳动和沉重的负担中真正解放出来,成了一个接下来需要思考的问题。

  让骨干教师先从“常规”中解放出来,在学校为这些教师设一个“特区”。2002年3月,以成浩牵头的邹平县初中语文教师“超常规”发展正式成为一个研究课题。能够参加这个课题研究的教师必须是:有敬业精神、师生关系好、有较强科研能力、有较好教学实绩的教师。哪些教师能够参加,采取教师自主申报、学校审核同意的办法。参与这一课题的所有教师,学校将不再用原有的教学管理和考核办法进行要求和评估,而是参照课题组提出的新的要求和管理办法。经过申报与考核,全县300多名初中语文教师中先后有156名教师成为“超常规”的教师。说起“超常规”以来的变化,该县魏桥初中的杨兆建老师说:“‘超常规’为我的课堂教学松了绑,能拿出精力投入研究。读的书明显比以前多了,教学上也能按自己的理解去教了。”实验中学规定“超常规”教师任课的班级可以不参加平时的考试考评,正是有了这样的宽松,这个学校的郭平老师主动与学生同读同写,每月教师写工作日记、随笔30多万字,半年来师生发表文章30余篇……在学校里,语文教师成了其他教师羡慕的群体。一位还没有开始“超常规”的教师则说:“看看人家,看看自己,好像他们是在天上,而我们仍在地上。”

  在学校层面,语文学科教师的“超常规”也带动了学校整体教学管理体制的改变。黛溪中学在全体教师中实施“分层管理”,语文教师获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创造性地对教材和课型进行了整合,各学科教师都积极投入到以“激情教育”为专题的改革实践中,所有教研组都成为县优秀教研组。语文学科的探索,为其他学科的改革提供了样本,全县的教学改革呈现出了向上的态势。

  当学校的管理因超常规而改变,当超常规已经成为常规以后该怎么办?2006年11月,一个新的课题让这些一路走来的初中语文教师们看到了新的希望,“初中语文教师自主发展研究”的课题又被确立下来。这一研究着眼于教师的发展,更把目标瞄向了教师发展的大环境——学校,希望以此促进学校制度化管理与人性化管理的和谐统一。他们能做到吗?让我们期待吧。

  当新课程改革大潮到来时,出于对县情的考虑,全县决定小学先进入新课程、初中稍后进入,初中语文老师们说:“我们准备好了”。

  语文学科在初中新课程的“排头”经受考验

  2001年,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从蓝图开始变为现实,当年9月开始进入国家级实验区实验。2002年,省级课程改革实验区实验工作开始启动,邹平县被确定为山东省级课改实验县。当时正值邹平县九年义务教育从“五四制”转为“六三制”,为了慎重,邹平县教育局经再三研究决定,小学先进入新课程,初中延缓进入,待条件成熟后再进。对于已经进行了六年整体改革实验的初中语文学科,新课程的理念就像是“知音”如期而来。县教研室征求学校的意见,语文老师们研究了本学科特点,认为完全可以先期进入新课改。结果县教育局和教研室领导态度明朗:初中语文学科提前进入新课程。

  2002年9月,邹平县初中新课程改革以初中语文学科单科全面进入为起始,这在全国恐怕也不多见。培训、研讨,他们以满腔热情全力以赴地投入。然而,一次全市的优质课评比活动让他们感觉到了作为先行者的孤独与“挫败”。

  那次优质课,从评课要点上来看应该说体现着新课程的理念,如要体现学生的主体地位,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意识,教学改革意识等。当时,邹平县有三位语文教师参评,看到评课要点以后,成浩与参评的三位老师都满怀信心,这样的标准说的不就是我们的课吗?

  然而,他们认为最能代表全县新课堂方向的一节课却成了争论的焦点,最后以倒数第二的成绩“惨败”。这节课由一位年轻教师执教,上的是《乡愁诗二首》。老师在课上力求体现出民主、开放的理念,采取了小组学习形式。开始上课,老师先让学生自主学习第一首诗,读完几遍后让学生谈自己的感受与发现。谈完了以后,老师让学生自己来说说该怎样读一首诗。学生七嘴八舌地说完了,老师进行归纳,然后同学们按照来自于学生和老师共同归纳出的方法再读,学生读得十分投入。然后,老师再让学生自读第二首诗,从内容、结构和语言等方面与第一首诗进行比较,经过思考与交流,学生们说出了相同点和不同点。成浩认为,这节课学生自主学习的时间足、空间大、能动性强、探究充分且有一定深度,而教师则较好地完成了组织与引导的工作,那种沿袭已久的教师步步组织、时时引导、我设套子你往里钻的教学套路完全被打破了。

  然而,这节代表了他们几个月来追寻方向的课改课却引起了不小的争议,一些听课的老师认为,这样的课他们很喜欢,但是评委未必喜欢。在评课的时候,有的评委质疑“这样的课老师的作用是什么?”有的仍然秉持着“教师应是知识传播者”的论点对这节课给予了否定。一次新旧思想的争锋在对这节课的评价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而最后的结果是:8个评委,只有两个人投了赞同票,其中的一票是成浩自己的。最后,这节课被排在了所有参赛课的倒数第二位。

  以淡泊名利和与世无争自居的成浩这次失眠了,从没有过的无人理解的深刻苦闷困扰着他。带着这样的苦闷和追寻,成浩写下了他的课改手记之一——《课改,出门遇冰山》。从此,他以课改手记的方式,倾诉自己“追梦”过程中的痛与苦、思与想,伴随着课程改革,几年来陆续写了15篇专题手记,达30多万字。
瞄准课堂教学,“以如何上好新课程理念下的开放课”为主题,展开了“一观、二研、三推磨”的课堂教学改革三部曲,初中语文课堂教学发生了质变。

  在开放与民主中实现学生的自主合作与探究

  课改虽然出门遇到“冰山”,但他们认定的方向不会轻易改变。2002年9月28日,全县召开了语文课改专题研讨会,会议主题是“如何上好新课程理念下的开放课”。上次在全市评优课上没有被承认的那位年轻教师赵东晓又上了一节以开放为特点的公开课。在这次课上,学生自主阅读充分,小组分工明确,合作探究深入,学生发言积极踊跃,课堂上充满着生机与活力。这节新型的公开课使听课的老师们触动很大,“原来教学开放并不是一件难事。”全体老师从榜样身上受到了鼓舞。教研室又决定在全县所有初中语文教师中进行一次开放课的达标研讨活动。

  2002年11月15日,全县“初中语文开放课堂教学研讨会”分东片和西片召开了,在四所初中设了公开课开放点。研讨会采取了听课、说课、评课,介绍经验、问题探讨和专题研讨的形式,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群众性的研讨。共有66位老师上了66节研讨课,这种盛况空前的公开研讨课,标志着该县教学改革新时代到来了。通过这次研讨,他们更加坚定了走“在开放与民主中实现自主合作探究”的教学改革之路。

  为了让所有的老师都尽快走上这条教学改革之路,县教研室又组织“初中语文开放课‘推磨式’验收、研讨活动”。当时全县24所初中被分成8个小组,成浩说当时他们形象地称为“8盘小磨”。三所学校一个小组,以学校语文教研组为单位,由教研组长负责实行循环验收。

  在训练有素的教研组长的组织下,验收、研讨活动有序展开。20多天的时间里,先后有275名教师通过了验收,占到了全县初中语文教师的86%。仅仅一个学期的时间,从1节课到66节课再到275节课,课堂教学改革通过“一观”、“二研”、“三推磨”的推进之路,从星星之火渐成了燎原之势。

  成浩在他的课改手记之四——《走进绿色课堂中》,几乎用欢快的语调概括了新课堂的特点:这是一种常态的课堂,学生是自由的、无拘无束的;这是焕发出勃勃生机的课堂,学生专注热烈地讨论,教师平等参与合作显出了生机;这是真正开放的课堂,放开时间、放开空间、放开内容、放开问题、放开方法、放开过程、放开思想,学生再也不是受控制的,而是主动参与的;这是民主的课堂,学生回归为学习的主人;这是自然有序的课堂,是情意融融的课堂,是主动学习的课堂,是学会合作的课堂,是富有创造力的课堂,是春风拂面的课堂。他们用自己的语言下了定义,即绿色课堂。成浩和老师们心中理想课堂的样子已经开始成形。

  “有梦才有远方,没有梦的人,他的夜晚是黑暗的……”改革没有尽头,探索仍在路上,下一个目标就在眼前。

  构建“语文绿洲”教学生态系统

  2006年,一个新的五年开始了。国家发布了“十一五”规划,邹平县的初中语文学科也发布了《邹平县初中语文教学与研究的“十一五”规划要点》,明确提出要在继承的基础上,开展“语文绿洲”生态系统的建设

  “一切皆顺生命之势,展现个性本色”,《规划要点》为绿洲生态系统描绘了“理想国”般的情景:师生在书籍的海洋里畅游,语文素养和文化素养得到提升,语文教育成为师生共度共享的幸福历程。

  这个生态系统以“绿色阅读”、“绿色写作”、“绿色课堂”为核心,“绿色活动”为拓展,“绿色备课”为前提,“绿色评价”为导向,“绿色研究”为动力,并确定了全面推进、重点突破的原则。围绕“生态绿洲”建设的七个方面,已经开始了一系列的专题研讨,在县教育网站上专门开辟了“语文绿洲论坛”。说起下一步的工作,成浩说他和他的语文教师同伴们正在深化和发展“语文绿洲”建设的100个“生长点”。一个富有生机与活力的语文生态系统将会更加完善,这里的老师和学生将会得到更好的发展。那么,就让我们期待他们的100个生长点为这个语文生态系统带来更加蓬勃的生机和活力,期待这个农村县的中小学教育成为一片素质教育的绿洲。

    后记

    天津教科院基础教育研究所所长王敏勤教授打电话说,山东省邹平县初中语文学科教学作了很多改革探索,并建议我前去“考察采访”。以王教授多年对教学改革实践的躬行和了解,他认为可以“采访”的一定是有些价值的。等待了一段时间,终于有机会成行了。

  在邹平县短短三天时间里,记者采访了7所学校,每到一所学校总是有机会进课堂听课,与校长、教师座谈,访谈学生。

  然而,从一所学校到另一所学校,总是有几张相同的面孔出现,我有些好奇,便问当地教研室陪同采访的同志:“为什么让这些教师跟随全程?”而教研室的同志解释说,是他们自愿来的,因为他们听说来了“专家”,希望能从“专家”这里学到更多的东西,得到更多的指导。

  我很是惭愧,作为一名来这里采访的记者,自视不能给他们更多的专业指导,但却真正感受到了这里有一个积极向上的教师群体,也感受到了农村教师对专业指导的渴求。

  除了教师,县教育局副局长马成福、县教研室副主任李波,谈起语文学科改革时,肯定地说:“是对的,我们就支持。”他们的语言没有更多修饰,甚至没有更多说明,只是说,“你到学校看一看吧!”然而,一项改革,如果没有领导的支持,没有行政的配合,再好的设想也会是空中楼阁。当记者感叹教研员成浩对教育科研的执著时,他却并非谦虚地一再强调:别夸大我的作用,你要多写一写我们的优秀教师同伴,没有他们,就没有语文学科教学改革的今天;要多写一写我们的局领导、教研室领导,他们对语文教学改革工作特别重视,还多次召开领导班子会议专门研究;还有我们这里各学校的领导都对语文教学改革“高看一眼”,为老师们提供的改革环境特别宽松,把最好的房子用作阅读室,千方百计解决图书问题,这些对于语文教学改革成功都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成浩说这些话时是真诚的。

  限于时间、限于文章的篇幅和视角,在文中没能对成浩一再强调的教师群体和领导支持着墨太多。那就让我们在领导支持和教师同伴共同努力的前提下来看待改革吧。

  十几年的探索是一贯的,现在,他们仍在探索的路上,也并不尽善尽美,其中仍有许多困惑和值得探讨的地方。从老师们渴望“指导”的迫切心情中,从他们花时间和精力的一次次研讨、一次次学习中,可以看出,相对于条件较好的城市,农村学校、农村教师、农村的教学改革更需要持续而有力的专业指导。
  评论这张
 
阅读(6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