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善平读书苑

教师读书的地方

 
 
 

日志

 
 

中国教育不能死  

2009-07-27 10:16:55|  分类: 教育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高考,一个靠父亲弹棉絮为生的18岁湖北少年周海阳,以一首名为《站在黄花岗陵园的门口》古体长诗获得高考作文满分,但这位“最牛高考作文”的考生,却因数学只考了45分而落榜本科线。三峡大学为这位“偏才”少年抛来橄榄枝,欲计划特招周海洋,却因“破格录取”政策却过不了关,周海洋“大学梦”梦断。

 周海洋的落榜,引天下爱才、惜才之人一片唏嘘之声。黄花岗烈士后代呼吁广州大学破格录取这名考生,也有很多从事语文教学工作的老师们坦言,自己教语文多年,也写不出这样文章,呼吁能有好的文学院将周海洋破格录取。但终石沉大海,未见音讯。

 周海洋准备复读一年,参加明年三峡大学的自主招生,有记者问他,对像他一样的“偏才”落榜如何看待,他只唏嘘感叹另一位用甲骨文、金文、篆字等古体字书写高考作文,却只得了8分的四川考生小黄,小黄的古文字造诣获得到了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教授的赏识,但至今尚未有任何学校愿意破格招录。

 其实,这样的“偏才”,古亦有之,倘若遇上慧眼的伯乐,一生的命运就不同了。

钱钟书当年以15分的数学成绩被清华大学外文系录取。

著名诗人臧克家当年以数学零分的成绩被国立山东大学文学院院长闻一多破格录取。

著名史学家吴晗当年以数学零分的成绩被清华破格录取。

 钱钟书们那个时代,著名大学的校长,首先是一代名师,比如蔡元培、竺可桢、傅斯年。那时的大学教育法明确规定,大学校长不能由官员兼任。这句话看起来简单,其实却有许多玄妙在里面,大学校长不是官员,就保持了大学校园与官场的距离,就像最近中纪委给领导干部的报告里提到的“政府官员要与老板和异性保持距离”一样(笑谈)。正因为当时大学校长不是行政职务,所以确保了大学是知识分子精神家园的纯粹性,确保了教授和学生是这个精神家园中的灵魂的主导地位,在当时的大学里面,教授和学生是最不能被伤害的,比如学生们游行示威被国民党政府抓了,校长要亲自四下奔走保释学生,就连《纪念刘和珍君》里因不支持学生爱国运动倍受鲁迅谴责的女师大校长杨荫榆,最后是因为保护女学生死于日军枪下的。政见再不相同,保护学生却是责无旁贷的事,这是当时大学校长的天职。对教授们的关爱更是如此,国学大师陈寅恪欧洲游学7年,没拿任何学位,梁启超介绍他当上了清华大学的教授;仅有高中学历的梁漱溟没有考取大学,蔡元培却让他当了北大哲学系的教授;沈从文小学没毕业,胡适却把他请到中国公学的讲台上......“教授和学生是大学里的灵魂”这句话,绝不是贴在墙上的一纸空文,所以在那样的学术氛围里,破格录取学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现在的教育体系是怎样的呢?听说前段时间上海一所高校里,十几个博士生导师去竞争一个后勤处处长的位置。如今大学里面最流行的一句话就是,“博士不带长,放屁都不响”,所以学者们都无心研学了,只一心想竞“长”上岗,哪怕是个后勤处处长呢,实惠啊,有权啊,教授有个屁用啊,大白天出差还不是得坐硬座,卧铺报销不了,出差吃、住、行什么标准,评职称什么政策,包括自主招生什么的,这都是校领导们制定的,谁让你不是领导呢?眼睁睁地看着周海洋这样的“偏才”们“站在某某大学的门口”(套用09年湖北高考作文题目),教授们干着急有什么用呢?得领导发话才行的通啊,没听说现在大学的校长都不被称之为“校长”,而是“老板”了吗?“老板”不发话,谁敢吱声呢?

 校领导们为什么不肯发话呢?就算三峡大学真的有困难,破格录取要请示教育主管部门意见,但武汉大学、复旦大学、清华、北大本身就有自主招生权力,全国类似这样的学校海了去了,怎么这一会儿像集体吃了哑巴药,全阳痿了呢?

 说到底,现在大学的自主招生已经变成了一场可笑的官场游戏了,君不见每个省、市领导的孩子都是全国名牌大学的特招生吗?君不见每年高考之后,来各地、市、州自主招生的名牌大学老师,都如明星一样被有权有势的考生爸妈簇拥吗?你周海洋是谁?爹是弹棉花的,招了你,领导们能得什么好处呢?是能吃碗鲍鱼,还是能喝碗参汤?或者放长线钓大鱼以后请你办点什么事呢?总不能请你爹弹一床棉花被吧?当然拒绝你周海洋的理由还得冠冕堂皇,“学校虽然有自主招生权,但从未有过专科线上本科的先例。”不录取周海洋是为了“充分体现高考公平公正的原则”。我靠,那些高中都没念完的影视明星、歌星们,想上北大上北大、想上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就读哥伦比亚大学,她们的分数都过了本科线了?还是她们的作文写的比周海洋还牛叉?那些人演戏时脱件衣裳、唱歌时扭扭屁股,为咱国家做出的贡献就抵过你周海洋十年寒窗苦读?!

 明明不尊重知识、不尊重人才,却打出纯情无比的贞节牌坊,真是荒唐!

 不过周海洋,你也不用太难过了。刚才数了一大堆数学零分的大师,你比他们当年强多了,你至少还考了45分呢。我再数些人给你听听,梁启超五岁入塾就学,被誉为“神童”,但1890年会试落榜;婉约词派创始人柳永,多次科考不中,后写出著名的《鹤冲天》,一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道尽了天下所有失意知识分子的辛酸和善于苦中作乐的阿Q精神(不过也正是这句词惹下祸端,让他今后所有的中举梦彻底破碎)。孟浩然当年也去参加了科举考试,以他那样的才情,却也在八股文章面前败北,当年的科举状元已经没有人记得他是谁了,但唐诗的历史上却永远刻下了孟浩然的光辉名字,就连心高气傲的李白也曾站在黄鹤楼边上,怅然的看着孟浩然搭载的“孤帆”,在浩瀚长江里变成“远影”,最后“碧空尽”,不是内心欣赏之至的人,怎会如此?大诗人的脚都站麻了估计。

周海洋,不管将来你遇到任何挫折,都要想想“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名句,要把自己的梦想坚持到底,二十年后,三十年后,我们期待着你能成为一代大师,你一定行!

 再来谈谈中国教育。

孔子提出的因材施教理论,比古代西方教育理论家昆体良早500年,他认为只有从每个学生的实际情况出发,根据学生自身的个性特点进行教学,才能达到预期的教育目标。

 美国大教育家、哲学家杜威说,教育是使 “每个人的天性和与生俱来的能力得到健康生长”。

 而我们当前的教育,却是逼着不同性格、不同特点的孩子们成为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全才”,先是在应该开发孩子潜力、鼓励他们多动手动脑的小学课程里面,让孩子“排排坐,吃果果”,不许乱说乱动,不许有自己的思想,一切都要背标准答案,一切都是老师说了算,不能有个人观点。然后在中学阶段,逼着有语文天分的孩子学一看就头疼的几何代数,逼着有绘画天分的孩子学背英语单词,逼到高考完毕,游戏结束,学的几何、代数一辈子也用不上,我是名大学教师,我现在的数学程度就是买菜时能算一下帐,其他别无用处,而且我算账的速度绝对赶不上人家卖菜的小贩。可是数学这门课,足足浪费了每一个中国学生12年的青春。12年里,如果每个学生都能心无旁骛的沉浸在自己喜欢的那门课里,会是什么样子?那不仅仅是一种幸福,时代进化的速度也会加快。如果中国的下一代都是一个模子培养的“全方面发展人才”,那才是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哀。

有消息称,青岛二中的一名女生,3月被美国4所高校录取,所获奖学金总额为人民币120万元,6月在中国参加高考反而落榜,让人不由得感叹,中国的教育就是这样被中国人自己玩死的。别人的教育是把白痴培养成天才,中国的教育是把天才整成一个白痴!

 让有着百年难遇古文天赋的周海洋落榜,是中国教育界的耻辱!

 

 周海洋高考作文  《站在黄花岗陵园的门口》:

清宣统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西元一九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广州起义暴发。起义之军百二十人持枪械攻入广州督府衙门,两广总督张鸣歧闻风而逃。然义军终因寡不敌众,数百清军围之,起义军多战死。旋革命党人潘达微见而怜之,收烈士之骸,止得七十二具,葬于白云山麓之黄花岗。九十七年之后,时值腊月,会天大雪,余滞于广州,遂至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陵。止于其门,百感并至,赋诗一首,诗曰:

 赤焰难明赤县天,百年群魔舞翩跹。国土已破何人见,金瓯早缺有谁怜?

  皇祚不复天威去,天朝迷梦化为烟。五口通商香港失,断鸿声中夷舰现。

  圆明园中尽烈火,太和殿里无君颜。水师已覆巨舰沉,黄海之水腥且咸。

  春帆楼上条约订,马关之约逆臣签。大沽台上炮声隆,将士陈尸国门前。

  新鬼啾啾旧鬼哭,京洼难日见炊烟。宣战诏书何处寻?言说帝后西秋狝。

  辛丑条约庚子恨,落日秋风哭宝剑。六十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

  空向长河咒逝川,不尽国愁在斯年。四万万人齐下泪,天涯何处是神州?

  民穷国敝割土地,偿银赔款年复年。可怜越女夜夜哭,半国殖民半封建。

  檀香山上聚义士,兴中会中复青天。烈火已燃锤与镰,今将炮火灭清廷。

  枪声惊破五羊城,英雄无惧挥宝剑。提携玉泉为国死,何得英名在人间。

  悲歌一曲从天落,壮士不再歌易水。晓见江山有炊烟,烈士之魂已沉泉。

  人生百年能几何,荒草斜阳土坯间。白云片片魂悠悠,黄花遍野使人愁。

  义军已覆化碧土,留得精神载史书。黄花岗上土一抔,埋没荒烟蔓草间。

  起事何知一死难,的卢青骢劳鞍鞯。青天白日满地红,镶开碑上覆墓间。

  行人往往悲旧事,含愤长忆孙逸仙。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换得假共和。

  皇冠已覆君前落,不见人间少帝制。百越之人总不忘,秋风秋雨湿黄花。

  愁看长江东逝去,却有青史映君前。莫悲往事愤钩沉,但看祖国焕新颜。

  沧桑浮沉忆浮生,吾辈发奋应向前。岁月如潮歌似梦,百年弹指一挥间。

  红尘梦里忆壮举,烈士陵前有愧颜。吾侪不曾历战火,无复见此漫硝烟。

  和平岁月忆往事,史海沧茫不亲见。今春南岭雪满天,雪映梅花忠魂骨。

  碧血横飞四塞惊,草木含情风云悲。只因烈士血如海,才使日月换新天。

  英雄何只黄花岗,无数忠魂红旗间。百兆国子怀先辈,万里江山动后人。

  召公甘为社稷死,感君总能多奉献。至今天下传英名,不使君没蔓草间。

  今之河山多锦绣,不复沉沦如从前。工厂遍地多铁马,信息时代在眼前。

  民众康乐少悲苦,难以再见愁容颜。吾今立于陵门口,思绪纷飞感万千。

  聊诌一诗悼君魂,勿怪字拙人不见。

 后记:今日之生活,皆先辈流血而成,今中国多烈士之陵,何止黄花岗耶?然吾平生只至黄花岗,愧矣。今年之秋,料黄花岗之黄花,应于秋风之中透香中华乎?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