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善平读书苑

教师读书的地方

 
 
 

日志

 
 

可歌可“泣”的河南教育名片  

2011-04-08 22:49:46|  分类: 教育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恕俭

  闻名洋思中学有十多年了,听说蔡林森校长却是这两天。2006年,蔡校长从洋思校长位上退休,宝刀不入鞘,老骥再出征。短短三四年,将一所濒临倒闭的民办学校一跃成为“河南教育的名片”,成为八方朝拜的楷模,成为“中国一流世界闻名”的典型。
  百闻不如一见,我陪何校长从西安绕道郑州,辗转千余里来到沁阳永威中学。我没到过杜郎口中学,却在永威见识了名校参观收费的景象。听课费(又名培训费)每人每天30元,我们下午四点到也算一天。接待室里摆着许多“校”特产,一袋书200元,教师的授课光盘50元每张、培训实况100元,校长的光盘200元……校内的住宿倒不贵,标准间100元,三餐30元。在校内宾馆安顿好,我迫不及待地挂上听课证乱转,并随手拍着文化墙。
  永威的校园真干净啊!干净到一尘不染。下午第四节课前,我有幸看到了学生打扫卫生和老师检查打分的情景。当时,我还奇怪,明明已经非常干净的玻璃,学生楞是用雪白的餐巾纸一点点地擦着;已经可以当镜子用的地板,学生蹲跪在地上用手帕式的抹布一点点地擦;还有学生将垃圾桶当餐盒般擦得锃亮……检查的老师有四五个,一会儿探讨着墙壁上污点的新旧,一会儿考察着讲台底下有没有卫生死角,一位个矮的女老师还踮起脚尖摸一摸空调上方有没有灰尘……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永威的墙壁都会说话,甚至电线杆上都贴着语录。大大小小的师生照片,张贴得难计其数。每班教室外面都有一张宣传栏,栏目大致有:教师风采、班级委员、光荣榜、新闻台……核心位置则是班组过关红旗表,还有两条数据也惹人注目,一条是“本班上周纪律得分XX分,在年级部排XX名”“本班上周卫生得分XX分,在年级部排XX名”。办公室的外面则贴着:学生评教反馈数据、教师决心书、谁的讲课好、谁的成绩高、谁的教学基本功扎实——按理说,有些排序是难以操作和不宜公开的,但在永威习以为常。比如,本办公室里共七个成员,比比谁的讲课好?怎么办,我看大多数办公室外墙上这样操作,用A4纸、大大的黑体字、三排(每排两个人名),那未上墙的,估计就是倒数第一了。而“决心书”最有意思,在分析完学情和制定好措施后,在明确表态位次时,几乎每位老师都这样写,立争市第一,有的还要加上句,比市第二名要拉开至少五分。当时我就想,一个学科组就有四五位老师,都争市第一,市里能产生多少个第一呢?
  永威教室的后黑板上,统一印着“堂堂清、日日清、周周清、月月清”统计表,所谓的“清”就是学习的知识要掌握,测评要达标。每个班的后面都张贴着学生的成绩单,不及格或低于某个分数的就视为“未清”,其所在的学习小组要受牵连,老师要时时想着“四清”。晚上在初一某教室转,英语老师要求十个学习小组长对调互查,并将查出的七位不会默单词的同学名字写在前面黑板上,勒令“课课清”。晚上九点后在宿舍转,看到一名初二的同学在给另一位同学讲数学题,我问“明天讲不行吗?”“不行,要做到‘日日清’,我们是一个学习小组的,我还是组长,他不会要扣分的。”在另一层宿舍,看到一位女教师在给一位洗着脚的男生讲题。我没敢打扰,只是觉得了“四清”的可怕。
  下午,有件非常遗憾的事,没能参加高二年级月考总结会。而在四点钟时,我在餐厅一楼是听到了大喇叭开会的声音了,想去听听,就飞奔到其它地方,一个小时后才得知,开会地点就在餐厅四楼,我们落座一分钟后,会议结束了。不过,散场也是一道大餐,且独具风味。先是主持人点评听会纪律,表扬了两个班级,各加五分,批评了一个班级,扣掉五分。再就是十多个班何时起立,排成几队,从哪个门走,全要听指挥。我清楚地看到排头不知先迈哪个脚,因为这点指挥员没要求;还有一个班因两两没排齐受到批评,万幸的是没有扣分。
  永威是寄宿制学校,采取军事化管理。无论是就餐,开会,还是回宿舍都要排队,唱歌(可以背诗代替)。提到排队,我在高二下午的第三个课间还纳闷,这些十五六的大姑娘小伙子下课了还规规矩矩地在楼道里排队,要干吗?就没想到他们是到餐厅四楼开会。吃过晚餐,我们认真察看了好几个年级的吃饭情况。他们都是排着队上来,排着队打饭,到贴有名号的地方用餐。整个过程班主任要在场,生活老师要履行管理职责。
  看到哪儿都干干净净,看到学生都规规矩矩,看到一切都井井有条,还看到有数百位远道而来的参观学习者,突然心里有种莫名的悲哀,说不清为什么。晚上在一个办公室,跟两位老师聊天,果然,他们怨声载道。学校对老师的管理比对学生的要求还要严格,须签到和签退,晚上也要坐班。班主任要从早六点到晚十点,无缝隙跟踪。每次月考,都要大排名,都要搞成绩分析,都要开誓师会。这两位老师还告诉我们,考试总结会上,考得好的披绸带挂红花,上台发言领奖。考得差的要被点名批评,领导会当着学生面指着老师的鼻子训斥,“你说,你为什么教得这么差?你什么时候能把成绩提上来!”要逼着师生承诺,甚至跳到台子上发誓……
  我很想找两个学生谈一谈,可学生们都太忙,连课间都没工夫出来活动一下,整个教学楼安静得可怕。我们仗着有“听课证”,哪儿都去,什么材料都翻,什么报表都看。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越看越觉得“铁腕与高压”居然这么有威力。我们到小学部看了看,小学也上晚自习,还是两节。老师或讲题或答疑,楼道里还穿梭着许多管理者。最让人感慨的还是墙上的那些东西,真多,真全,真细。多到目不暇接,全到细致入微,细到茶水的供应都有条例。我们在分管校长的办公桌上看到了长达八页的成绩分析报告,在政教员的记事本上看到了一地的鸡毛蒜皮,在班主任的备课本上则看到了每节班会课的详细教案,一边看一边感慨,这得需要多少功夫?人的精力到底有多少?成绩的背后还有哪些看不到的辛酸和汗水?
  快九点时,在行政二楼,看到20多位管理者在开会,很想听听,但不好意思推门。透过玻璃门,能看到每一位与会者都是正襟危坐,都在认真记录。转了一个晚上,实在累了,回到校内宾馆。半小时后,突然有阵响亮而又整齐的声音传来,推开窗子,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了,数千人的大校园终于有点动静了。我们急忙跑出去,原来是学生下了晚自习排队回宿舍。教室离宿舍有一百米,学生要排成四队,在通过一位检查老师的手电筒前开始背诵,多是唐诗宋词,也有背古文定理的,都是班长起头,学生扯着嗓子狂喊,比哪个班整齐响亮,还要比哪个班队形整齐划一,夜幕下,真是一道风景啊!我们站在中间,看到宿舍楼前,队形至终不乱,很是纳闷,男女生是如何分开的,难道还要排队爬楼梯?为了解开个谜,我们跟随一队,从始至终。原来,四队是男女分列的,到哪个楼门口,到站的自动出列,余者继续排队前行,而且,就剩一队,也依然喊着口号。
  我们跟上宿舍楼,在那20多分钟的就寝时间里,再一次感受到了学生的忙而不乱,紧张有序,和见缝插针地补习功课。一会儿工夫,灯全灭了,整座楼鸦雀无声。我们在楼前和一位生活老师交谈,得知他在等高三初三学生放学,他们是晚上十点。我问,毕业班的大孩子也背诗吗?那位生活老师憨厚地笑笑,有这种提倡但不严格要求,毕竟都大了,不好意思,再说夜深了,也打扰别人。回到宾馆,说是宾馆,其实就是在高三宿舍的楼底层,奇怪的是,高三何时放学的,如何回的宿舍,竟一点动静都没有。
  也许夜真的太深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