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善平读书苑

教师读书的地方

 
 
 

日志

 
 

卢志文:让指挥棒正确指挥  

2012-10-22 10:14:30|  分类: 教育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素质教育考试科学化探索之“学业人才评估与选拔技术”

 

 

(在“‘新教育新考试新评价'中美素质教育高峰论坛”上的演讲录)

 

主持人:我是来自湖北教育报刊社的张才生。站在这里,心里很发慌,脚发软。为什么呢?今天上午专家批评的两个典型,一个是吊瓶教室,来自我们湖北的孝感。然后还提到一个学校,高中的学生参与的把资料都烧掉的,也是我们湖北。有句话说,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不到海南不知道身体不好。海南是陈院长的工作地,但还有一句话,不知道湖北,你不知道什么叫高考。所以我站在这里就心发慌。但是,我们看到了希望。

今天上午,朱永新主席亲自参加了我们的会议,并致辞,他深刻地指出缺乏有效的考试评价是导致当前为分数而教的根本原因。考试不改,教育难兴。改革考试是推进素质教育的重要任务。

杨东平老师指出了应试教育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必须通过改革考试评价来改善中小学教育的品质。

熊丙奇老师提出必须改变教育部统一控制的招生计划,和每个学生一张录取通知书的这种招生考试格局,实现学校招生、学生择校的自由,还要打破行政统一的考试制度,探索考试的社会化。

来自美国的专家,为我们提供了美国中小学教育考试的样板,为我们的教育考试改革提供了很好的榜样。今天下午第三幕将有三位专家给我们大家介绍新教育研究院关于教育评价与考试的探索。

首先,要给我们演讲的是卢志文院长。卢院长大家都非常熟悉,新教育理事会的理事长,新教育研究院的院长,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常务理事,还有一个头衔就是在座所有老师们的朋友。有请卢院长。

 

卢志文:

 

谢谢张社长。我们请张社长在下午做第一场主持,我觉得特别恰当。今天我带给大家演讲的题目叫“素质教育考试科学化探索——学业人才选拔与评估技术”。这个题,我们是希望让指挥棒正确指挥。

我们说为什么历史上无数伟大的理想会流于虚幻?为什么教育中许多美好的目标会化为泡影?为什么教学中一些执着的努力却事与愿违?为什么生活中那些触手可及的成功常常失之交臂?

是因为我们缺乏方向与目标?缺乏动力与激情?还是缺乏行动与执行?缺乏恒心与毅力?也许这些我们一样都不缺,我们真正缺少的恰恰是一种机制,一种不断矫正、动态调整的机制。

我们看看导弹是怎样命中目标的。千里之外,画一个很小的圈,它居然能够命中目标,它靠的是什么?导弹命中目标,靠的就是一种“定向伺服机制”,这种机制锁定目标、精确测量、动态调整是关键。目标锁定准确、过程伺服自动,指令执行到位。

目标锁定准确,关键是对目标进行分解量化,最终实现可测。经度、纬度加高度,只要用这三个数据分解下来,地球上的任何一点就固定下来了。我们可以测它的经度、纬度,再测它的高度,那个点就跑不掉。目标,一定要分解,一定要量化,一定要实现可测。我们的素质教育目标从来不分解,没有人能够量化,更无法测量,这是第一个大问题。

我们要时刻关注目标的三个维度:方向、时间和程度。在这个时间点上,它在不在那个方向上,如果在那个方向上,它达到了什么程度。这是我们要关注的。

所谓过程伺服自动,关键是围绕目标进行反馈、诊断、改进,准确反馈、及时调整、不断修正是它的核心。

所谓指令执行到位关键词是敏捷、通畅和到位,要反应敏捷、传输通畅、执行到位。少一个都不行。

当这些系统集成起来的时候,每一个环节都没有偏差,导弹就会命中千里之外的目标。

 

教育呢?有个“铁三角”,我们的教育方针、教育大纲,它规定了方向与目标。课程标准规定了指标与程度。这个时候必须要有一个考试与评价,它做测量与反馈,随时随地告诉你它在不在这个方向上,并且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在这个方向上达到了什么程度。然后我们根据实际情况和目标之间的距离进行动态调整。于是,现实才会被纳入一个可持续的正确的发展轨道,教育才会沿着正确的方向向前迈进。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有与全球现代教育发展趋势完全切合的素质教育的方向与目标。我们有已经发布了不断修订的且日臻完善的新课程标准。然而,我们没有与素质教育目标和新课程标准相配套的考试评价技术和手段。

于是,中国教育的现实图景依然灰暗。不会因为我们有宏大的目标,不会因为我们有周全的标准就会发生改变。于是我们大家天天说的素质教育轰轰烈烈,那是停留在口头上的。而应试教育扎扎实实才是真实的教育图景。应试本位的教学观、知识本位的课堂观和分数本位的评价观像三座大山压在我们头上,教学围绕应试、课堂围绕知识、评价围绕分数。沉重的学习负担,过重的心理负担、乏味的校园生活就构成了现实的教育场景。活动缺乏、健康受损、激情丧失、精神萎靡、人格扭曲就会时有发生,甚至成为某些地区和局部学校当中局部孩子的常态。

学生苦,教师累,家长急,校长冤。因为校长不想这样,但没办法。孩子也不想这样,他也没办法。就像一场堵车,每个人都希望别人改变,每个人都认为是别人导致我这样。其实我们每一个人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

人们普遍认为导致应试教育的万恶之源是考试,罪魁祸首是高考。这样一种认识有没有道理?我们说有一定的道理,但不尽然。考试的确是指挥棒,考什么、教什么、怎么考、怎么教,这是正常的状态。因为考试对人、对学校、对地区的价值和意义那么重大,没有人会无视它的存在。问题是指挥棒出了问题,我们要不要指责指挥棒本身。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引领让指挥棒如何正确指挥而不是简单地责难和取消指挥棒。

信号灯在乱指挥,导致交通的混乱,我们用什么办法来解决问题呢?很多人都责骂信号灯,最后我们一起把红绿灯砸烂,是不是交通秩序就能恢复良好了呢?我觉得我们应该想方设法让信号灯能够正确地指挥。那样我们才能够进入一个有序的状态、良性的循环。

基于中国社会的体制特征和诚信现实,人们对考试形式公平的认同是不会被弱化的。在中国,如果没有了考试,我们这个社会的公平会打一个非常大的折扣。如果有人问我教育是什么,我会脱口而出,教育是造反以外穷人翻身的唯一途径。孩子们通过读书改变命运,实现社会阶层的跃迁,这种愿望是美好的,这样的社会才是和谐的。问题是我们让什么样的人通过考试获取更好的受教育的机会,这是我们要思考的。

考试作为一种人才选拔和评估的手段,特别是作为学业人才选拔和评估的手段,会长时间地存在下去。职业人才的选拔今天也在用考试,说明考试这个形式有它好的一面。考试在中国已经存在了几千年。

考试如何与时俱进呢?让指挥棒正确指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需要学业评价的理论与技术支撑,需要建构学业人才选拔的理论和操作模型,需要有赖于信息技术,特别是数据挖掘技术的进步与发展,还需要第一手的实验数据的海量的积累,还需要艰苦细致执着的理念传播和科学普及。

张总(张勇)很急——向别人传播他的理念,不是那么容易被接受。他有时跟我感慨,说很顶级的搞教育的校长们,我跟他们讲(评价与考试技术),他们能接受20%就不错了。

我觉得校长、老师跟我们精深思考的专家之间的确会有这样的落差。但是,一个好的技术,一定是人们喜闻乐见而且轻松使用的。据说乔布斯发明的平板电脑,拥有几千项专利,每一个技术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但是,他让每一个使用者可以傻瓜式地去用它,不需要知道它背后复杂的原理,那样人性化地可使用,老头、老太太都可以轻松使用。如果我们的考试技术能够完善,并且精致到那样一个程度,我相信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有更多的人去追捧、去使用。

我们都致力于教育的进步,做了很多尝试和探索,但教育如何进步?什么是教育进步?我们认为,教育进步包含三部分:教育内涵和价值的提升,彰显的是理念的力量;教育体制和机制的创新,彰显的是结构的力量;教育内外技术的进步,彰显的是科技的力量。

教育的内技术是教育本身的技术。教育的外技术是信息技术、网络技术、计算机技术在教育当中的应用。

这三个力量推动教育的进步。

新教育传播新的教育理念,彰显的就是理念的力量。在不同的学校中做各种各样的变革,这些变革都牵涉到机制层面,也有一部分牵涉到体制层面,那都在希望彰显一种结构的力量。

在探索教育本身的规律的同时,也把信息技术等最新科技成果应用在学科教学当中,这是彰显科技的力量。

然而,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考试与评价是兼具三者的杠杆,它聚集了理念的力量、结构的力量和科技的力量。可以预见,它的改革对教育现实会有巨大的杠杆作用。

建立素质教育评价与考试的科学技术标准、建立素质教育评价与考试的操作模型、开掘素质教育考试与评价的各种可能的应用,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

考试与评价有五个功能:检测功能,是检验与测量学业达标的情况;诊断功能,是了解与解释孩子过去学习的情况;甄别功能,是区分与辨别孩子现在的状况;预测功能,是预测和规划孩子的未来。当然,它更重要的功能是“导向功能”,也就是激励和引导教育现实的某种走向。

教育原则千条万条,最根本的是两条,有教无类和因材施教。有教无类解决的是公平的问题,因材施教解决的是效率的问题。考试与评价既关乎公平,也关乎效率。考试没有公平,还叫考试吗?一个好的考试评价一定会对孩子的过去进行良好的诊断,会对孩子的今天进行有效的甄别。这些恰恰是解决教育效率的牛鼻子。

因材施教,教育的针对性越强,教育的效果越好。但是,过去我们对孩子学业的诊断是用中医的方法——把脉。这个孩子学习情况怎么样?我们把个脉。凭着我们的经验,给他下一个结论:肝气郁结。肝脏是有问题了,但我们不知道是什么问题。今天的西医不这样,肝脏有问题,先区分是器质性的,还是病毒性的。如果是硬件上出了问题,肿瘤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如果是恶性的,是哪种类型的,到了哪期,它的扩散性有多强,我们把它搞出来,弄清楚。如果是病毒性的,我们看看它是感染了甲肝、乙肝、丙肝,还是丁肝、戊肝?总之,我们得把它分门别类,一个一个地找出背后的原因。

孩子的学业诊断,要不要做这样的“体检”,我觉得需要。ACTS的学业评价技术、考试技术,它提供给孩子学业的一种体检。就像人体检测的血液全科检查,上百个数据,组合方式成千上万,帮助我们做各种诊断。据我们跟张总一起探讨,仅仅是考试,我们把各种类别的组合统计起来可以达到十数万种。这些类型如果覆盖人群,可以达到一百亿。换句话说,各种各样的情况,够覆盖全球所有的人。

考试与评价的手段在中国非常原始。虽然中国今天在很多领域中走向现代化,但是,我们在考试与评价领域中非常落后。大家看一看中国传统的考试成绩报告的方式,数学85,语文96,英语90,只有一个原始的分数,缺乏更多数据,数据缺乏意义、逻辑和价值,无法做任何比较。

我想问,这三个数据,你能得出什么结论?孩子把这个数据拿回家,爷爷一看,就跟孩子说,孙子,你看你语文不错,96。数学得好好下工夫,才85。英语要保持,继续努力。但是,他的判断有意义吗?没有。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学校这次考试,语文满分150,96分是全年级倒数第一。这一次考试数学卷子出得比较难,85分是全年级最高分。我仅说这两个,大家就知道,其实数据如果没有了意义,没有了逻辑,也就没有了价值。可是今天我们孩子的成绩报告单,基本就是这么报告的。家长根本不知道那个学科满分是多少,特别是各地的高考,不同的学科有不同的分数。拿到一个原始分之后,毫无判断的头绪。这是需要变革的。

我们来看一下国外的教育报告方式。这是美国的国家教育报告卡的一个样式。很形象,那么多的数据。为什么我们在这个领域当中不能有所前进呢?因为我们习惯于简单,因为我们没有竞争的压力,因为考试也是垄断的。于是我们就不愿意去做任何改变。习惯是一个庞大的力量。昨天在上海跟佐藤学先生有个对话,他说到教育很顽固——老师顽固、学校顽固、孩子也顽固。

中国有世界上最庞大的考试人群,基于中国社会的诚信状况和考试能够维系持续公平的基本特征,考试只会越来越走强,而不是走弱。中国的高考是世界上参考人数最多的选拔性考试。然而,与此不相匹配的是中国高考并没有成为学业人才选拔的标准被国外承认,不仅国外大学不以(中国的)高考成绩作为录取的依据,即便是中国,很多名校也纷纷在高考之外推出自己的考试体系,以弥补高考成绩作为唯一录取依据的不足。高考作为一种考试,在甄别和选拔学业人才方面没有赢得被世界公认的标准。包括国内高考在内的所有选拔都是选拔学生的学科成绩,以学生的学科成绩来总结学生的过去,评价学生的现在和预测学生的未来。这是一种很原始,也很落后的考试理论和技术。并且,这样的考试技术之下所考的学科成绩,目前也仅仅限于双基。而双基考核极容易通过死记硬背和生搬硬套获得分数而导致高分低能。这为考试留下了后门。

 

留下了什么后门?考试按照道理是考人、考学业,要考查知识、技能和智能。可是我们撇开其他的因素包括非智力因素不谈,我们就说知识、技能、智能这三块,我们却只考知识、技能。如果好好地考,也不错,问题是在考知识的时候,我们用了较多的识记。因为知识除了识记之外,还有理解,还有判断。考识记就给了死记硬背和加班加点以获得分数的机会和可能。考技能也可以,你好好考。技能也有不同的层次,简单的是“套用”,一般的是“应用”,较高的还可以“借用”。我们考的时候只考套用,既然考套用,就可以题海战术。用大量的题目去练习,以后孩子“套中”的可能性就大了,所以他就可能获得分数。考试留下了后门之后,人们当然愿意走捷径。这个世界推动科技进步的最大的动力是什么?就是人们喜欢偷懒。因此,才会有各种各样的发明创造。既然考试留下了这样的空间和漏洞,我们为什么不走后门呢?干吗还要费力走前门呢?这是简单化的提高成绩的一种方式。不需要高智慧、高智商。延长学习时间、多做题目就解决了。于是大家都在这条路上往前走。这就是应试教育的本质。

这种选拔学科成绩而不是选拔学生本身的考试技术和方法,只能实现对学生过去双基成果的考察,而无法考核评价和预测学生本身,也无法实现选拔符合学习、发展、生命三种质量标准的学业人才,无法在质量上满足招生学校选拔优秀学业人才的需求。新型学业人才选拔在国内是一项开创,是以国家教育大纲和新课程标准为依据,融合国际先进的考试技术和方法而创建的,以选拔符合学习质量、发展质量和生命质量为标准的学业人才为目的的新考试。

教育有三个质量,学习型质量,关注今天走得快不快。还有发展性质量,关注孩子明天走得远不远。还有生命性质量,关注孩子今天走得快、明天走得远的过程当中的生命状态——快乐不快乐,幸福不幸福;是正面思考者,还是负面思考者;是开放的,还是封闭的。

新考试的成绩呈现方式是多元的结构数据,并提供完整的立体解释和多元评估。新考试符合国家教育改革的方向和新大纲、新课标的要求,并实现与欧美先进国家招生选拔的有效对接。以新考试技术为核心的各类考试项目,既可以与国家考试相融合,也可以作为中国的一种第三方考试而存在。

传统考试与新考试的比较,我找出了几个方面的差异。第一是考查的对象不同,我们认为传统考试考查的是双基,但新考试,以ACTS学习评价技术为基础的新考试,考查的是人,是以人为本,不是以双基为本。二是考查的范围不同,双基考查是单元、单维,而新考试是多元、多维;三是数据特征不同,传统考试是零散数据,新考试是结构数据,这是本质的差异。传统考试只有原始分,数学多少、语文多少。但是,新的考试是多元的数据组合。知识、技能和智能,不是只提供一个原始分,有原始分、百分位和标准分。

原始分是人与标准比,百分位是人与群体比,标准分是人与人比。新考试提供了多元的比较方法,特别是标准分,使得跨地区、跨时间比较成为现实,上次考75,这次考76,就是进步。但如果没有原始分,不可能得出这个结论。有标准分之后就提供了横向、纵向和历史时空的比较。这个地区的教育发展水平跟过去几年相比是进步,还是退步了?那个地区的教育发展水平跟这个地区相比哪个更先进?今天,这在中国是无从比较的。但当建立了新的考试模型,这样的比较可以成为现实。当大量数据积累下来以后,我们可以去做非常详尽的质量动态分析。

第四是反馈形式不同,传统考试是数字反馈,新考试是数字反馈加图表反馈;第五是解释系统不同,传统考试没有解释系统,靠经验解读,新考试是自带解释系统,是靠数据分析进行科学解读,不依赖人的经验。每一个数据都有定义,每一个定义背后都有逻辑,这些逻辑的不同组合可以合成新的数据,这些数据也一定是有价值的。只要寻着这样的逻辑系统找过去,所有数据都可以找到解释。这样一来,最后的每一个数据都有意义,也就是都可以从数据中分析出这个孩子的状况,而不依赖于某一个老师的经验,也不依赖于某一个熟悉孩子的人进行解读。这个孩子的是男、是女,可以不知道,但看着这个成绩单我们可以向班主任和家长描述孩子的状况。班主任和家长会在那里不停地点头:“是的”,“是的”,“是的”,“真是这样”,“就是这样”……

我有时候跟张总开玩笑说,如果用这份成绩单拿去算命,大概这是现在这个地球上算命最准的一种方式。

第六是甄别和预测能力不同。传统的考试有一定的诊断、甄别能力,但是,它的预测力比较差。如果预测力很好,我们那些名牌大学干嘛还要自主招生考试?这说明传统考试的预测误差很大。新的考试有极好的诊断、甄别能力,有超强的预测能力。因为它有多元结构数据做基础。假设以高中五门学科为例,过去我们只是在学科内统计分数,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化学,出单科成绩。但如果我们把孩子的智能抽取出来进行考核,我们会发现很有趣,虽然数学长于考查孩子的数理逻辑智能,但物理、化学、地理、生物学科也考数理逻辑。我们能不能把所有关于数理逻辑的题目都汇合起来进行统计,然后放在人群中比较,看看他的数理逻辑能力到底是强还是弱。

再比如空间想象能力,我们知道立体几何可以考察孩子的空间想象智能,化学当中有物质结构、分子构型,也可以考查,语文当中也有空间想象,也有题目可以考查。我们把这方面的题采集、汇总起来,跨学科统计分析,看看这个孩子的空间想象力怎样,他以后能不能做建筑设计。这个就是素质,很稳定,一般不会发生大的变动,搞题海战术没有用。不会多做几个题目,这方面就有很大变化。但是,如果我们进行科学系统的持之以恒的训练,它会缓慢地增长。这个就是素质教育的方向。

传统考试是导向应试教育,留下了后门,死记硬背加上生搬硬套,搞加班加点和题海战术,就能获得分数。新的考试加班加点没有用,题海战术没有用,多做题目没有用,现实就会朝素质教育的方向导引,应试教育才会走向素质教育。

这是小学双学科的成绩单。个人综合成绩用的是标准分,设定的满分是300分。把全体考生的最高分和最低分列出来,把全体考生的平均分也列出来,个人的综合成绩,这个数据就可以进行比较。这个数据是合成出来的。它是怎么来的不重要,就像我们用平板电脑,一定不要把平板电脑拆开看看它的图象为什么会出来,是怎么出来的。当你把它拆开的时候,这个平板电脑就没用了。当然,这背后的原理,一定是符合科学的。这个数据在新的考试系统中是怎么挖掘出来的,我们先不管,知道它是科学有效的,就行了。

后面有一项叫知识综合、技能综合、能力综合,这不是简单地把数学、语文两个学科合起来。而是,先打散了,然后再从知识、技能、能力这三个维度进行合成考核。知识是学得的,下工夫可以提高,反映自觉度;技能是习得的,是操作性的,必须亲身实践,才能提高,反映自主度;智能除先天遗传之外,后天是靠悟得的,反映自发度,这个部分是加班加点弄不起来的。这就提供了比较科学的甄别手段。

后面每个单项都列出来标准分、百分位、个人得分率。因为每个学科的总分可以不一样,这次考试,语文满分是60分,数学满分是90分,两门学科总分是150分。我们要考察孩子的得分率,就不要仅仅看原始分,得分率是相当于正确的百分率,这个就好比较。个人得分率,这个孩子数学是93.4,语文是81.2,说明数学学得相对更好一些。但好到什么程度,我们用标准分去算。算出来以后我们发现在人群当中,这个孩子的语文还更好一些。

这个数据天翻地覆,差距很大,老百姓肯定不懂。但事实上这个更准确。单就学科掌握而言,数学掌握程度更好些,但在人群当中比较,这孩子语文更具竞争力。过去,我们把维度不同的数据,做简单比较,是不科学的。时间关系,我不能一一解读这当中的数据。

这幅是学业人才选拔与评估考试成绩报告单。这是高难度,因为是搞的学科综合。刚才是语文和数学,只有两门学科,现在我们以初中和高中为例,有五六门学科。我们怎么把这个孩子从人群当中评价出来,这个是极其复杂的。

我们先看总成绩,分三部分,知识、技能、能力,然后分别把它们折算成标准分。所谓标准分,是便于人与人比,标准分可以加和,可以不同的地区、不同的人进行比较,不同的考次也可以进行比较。这份成绩单提供了能力的标准分、技能的标准分、知识的标准分、总成绩的标准分。然后再给出一个总成绩的雷达图,很形象。

知识、技能和能力,这三部分数据都是有依据的。假设有五门,语文、数学、外语、社会、科学。这里的社会指的是政、史、地综合,这里的科学就是理、化、生综合。知识的这个层面的得分情况,是将所有学科的都归结起来,然后进行统计。这里面要符合各科新课程标准的分类,考的内容符合新课程,没有超纲的题目,表面上看,跟常规题目没有差别,但结构不一样。图中的红线表示平均水平,可以是一个学校的平均水平,也可以是地区的平均水平,也可以是全国的平均水平。如果是一个年级的样本,就是一个年级的平均水平。我们马上可以比较出来个人与年级平均水平之间的距离。进行地区比较,还可以把地区的平均水平和学校的平均水平都放上去,再加上个人平均水平。

技能是把这些学科中涉及到技能的所有得分点结合在一起,进行单独统计,反映这个人的技能情况,我们再把它细分为认知、理解、应用、操作、分析、评价、创作。把每一块的分数都找出来,再把考生的成绩和群体的平均水平都放上去。

能力是以多元智能理论和三位一体脑理论作为基础,找出六种智能进行比较。多元智能理论当中提出八种智能,还有两种没列上来。一个是身体运动智能,因为我们没有让孩子运动,只是纸笔测验,测不出孩子的身体动觉智能。还有一个是音乐节奏智能,因为我们没有考音乐。在学业结构当中,我们用另外的方式单独去考核它们。现在这六个已经足够用了。高考的时候,音乐都是单考的,体育运动员也是单考的。很多人都问多元智能这个东西好测吗?好测。有的是直接测量,有的是间接测量。过去我们一直认为不好测,但在新的考试评价体系当中是好测的。因为大量的数据统计之后会发现在人群当中有规律。

知识是学得的,技能是习得的,智能除了遗传之外是悟得的。知识既然是学得的,它可以反映一个人的自觉度。技能是习得的,可以反映一个人的自主度。以骑自行车为例,跟孩子讲骑自行车的注意事项,那是知识。这个可以通过学得,但是孩子会骑自行车这件事,是个技能,通过教知识的方式能获得吗?你跟他讲,讲十年,他也不会骑。因为它是习得的。你让孩子去骑自行车,他才能获得这个技能。你把自行车给他,他是不是就一定能获得技能?不一定。孩子只要不想骑、不愿骑、拒绝骑,他就一定不会骑。你用绳子把他捆上去,他不踩,你推着自行车前进,等你手一松,他又倒下了。没有孩子的“自主”参与,就不可能获得技能。为什么我们要强调自主的重要性,就是这个道理。只要他的技能好,一定反映他有较好的自主度。

这个自觉度、自主度是什么指标?很显然是非智力的指标。原来我们可以通过知识、技能和智能的关系找到非智力因素的对应指标。一个技能和智能都很好的人,但他知识得分较低,是因为智力不够吗?还是因为自主度不够?都不是,恰恰是因为他的自觉度不够。如果这个孩子知识得分率很高,智能得分率也很高,可技能得分率很低,反映这个孩子的自主度不高。

智能也是,想好才好。智能反映“自发度”,你想好才能变好,你想聪明才能变得聪明。一个经常照镜子的人一定比一个从不照镜子的人更好看,为什么?不是因为他漂亮才喜欢照镜子,而是因为照镜子让他变得越来越漂亮。背后的原因是因为他想漂亮。一个经常称体重的人,他的体重会更符合标准体重,不是因为他的体重符合标准体重他才喜欢称体重,而是他喜欢称体重,所以他的体重才会更符合标准。为什么?因为他想让自己的体重符合标准。发展也是这样。所以我们要激发孩子自我发展,他才会越来越聪明,智能才会得以开发。

新型考试的全部理论基础,通过模型概括起来就是这个图。

在跟张勇兄接触之前,我对通过改革考试这件事是绝望的,我不觉得在这个领域当中我们能够做出成绩。因为这个太难了,国家行为都不一定能做得出。张勇和他的团队可以说是历尽千辛万苦,想尽千方百计,才走到今天,他们也走了很多弯路,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我是从内心敬佩的。最近这两年,跟他们接触,我也持续地处于兴奋当中。跟张勇一起讨论考试与评价问题,经常忘掉昼夜,有一次三天三夜,在一起连续讨论,说到睡着为止,眼睛一睁继续。我觉得,这很有意思,也很有意义。当然,在这个领域当中,今天张勇已绝尘而去,走得很远,我希望他慢一点,让我们把这个考试评价技术在实践当中先用起来,让更多的孩子得益,让我们中国的民族教育得益。我们愿意为此努力。

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