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善平读书苑

教师读书的地方

 
 
 

日志

 
 

原生态教育家赵彬渊  

2013-04-14 22:08:35|  分类: 学校建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报记者 王占伟/文图   
  辉县市城内初中校长赵彬渊被本土教育同人誉为“原生态教育家”。
  之所以被称为“原生态教育家”,是因为他没有很高的学历,完全是自学成才;是因为他教育思想的原生态——没有过多的华丽理论,简单、平实却深刻;是因为他每到一所学校,都能快速重塑教育生产关系,解放教育生产力,使学校发生转型性变革;是因为他以学习和思考为专业生活方式,为学校教育变革开创了新范式……
  对教育变革的诊断
  不少校长每当目睹了别的学校的成就之后,不是感叹自己的教师素质低下,就是抱怨自己的教师思想落后。对此,赵彬渊认为,学校变革的真正阻力往往不在于教师的素质,而在于学校的组织设计和运行机制。
  赵彬渊反对“教师素质是课改成败的关键”的观点。他说:有人认为课改“成亦教师,败亦教师”。因此,各级教育行政部门乃至学校,都把课改有效推进的砝码压在了教师培训上。培训的确能促进教师的专业成长,但是,教师专业素质的提高并不必然地带来课改的大好局面。在整个教育体系中,教师处于底层,是一个仅次于学生的弱势群体。在现行体制中,他们不仅没有教育决策的参与权,而且在绝大多数学校中,他们连教育教学方式的选择自主权都极其有限。可想而知,即使其专业素养有所提升,但又能有多大作为呢?
  赵彬渊反对把教与学的方法、技术作为学校变革追求的第一目标。有些学校,教案怎么写,课堂教学有几个环节,听课评课有几条标准,一切都规定得无微不至,而且检查甚勤,教师们必须严格遵守这些条条……对这样管理的后果,赵彬渊用7个字来评价——“训练出来的无能”。他说:绝大多数学校管理者,都把课改重点放在了课堂教学的方式、方法、技术、手段上,很少有校长从学校管理体制改革的角度思考问题。正是这一认识上的错误,才导致了“一手抓课改,一手抓应试”等口号的流行。
  生产队长型校长、行政干部型校长、心理权威型校长、技术理性权威型校长,是赵彬渊对一些校长的解读和概括。
  生产队长型校长,很能出力气,多能以身作则。但他们轻视教育思想,而津津乐道于“今天安排好明天的活儿,并领着老师们去干”的那种负责精神。行政干部型校长把学校看成行政机关,要求教师下级服从上级,一切行动听指挥。心理权威型校长认为教师们的工作,就是为了得到某种欲求,经济待遇或荣誉、身份,因而领导就是“我给你利益,你给我工作”。技术理性权威型校长管理学校的典型标志就是全量化管理。
 这样的校长大量存在是中国基础教育改革和发展困难重重的根本原因之一。在赵彬渊看来,校长应该是专业领导权威——不依赖规则、人格或人际技能,而能够以实践的标准和专业的规范作为行事的理由;校长应该是道德领导权威——因为广泛共享的专业价值观、理念、理想而感到负有义务和责任的权威。
  他认为,校长的核心职能有4项:规划学校发展的思路和目标,设计学校的体制和机制,建设教师队伍,经营学校文化。
  “做真正的教育者,办真正的教育”“教师发展第一”,是赵彬渊核心的办学理念。在他看来,要让教师发展就必须最大限度地解放教师,而要解放教师就必须改变现实学校的组织设计和运行机制。改革学校的组织设计,就是要变“垂直式的管理”为“扁平化的领导”,以专业权威制衡行政权威,由教师领导教育教学变革。
  构建学校自组织文化
  赵彬渊每到一所学校当校长,都能在短时间内引导教师走上专业发展之路,使学校发生转型性变革。对此,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个谜:没有奖金激励,没有惩罚措施,他为什么能快速点燃教师们的变革热情?
  对此,赵彬渊说,调动教师的教育教学变革积极性绝不是很复杂的领导艺术,而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调动积极性实质上只不过是教师应有权利的归位罢了”。
  这里所说的“教师应有权利”主要是指教师专业自主权。赵彬渊是通过让教师领导教育教学变革,来实现教师专业自主权归位的。教师领导教育教学变革的载体和手段是项目管理。
  赵彬渊解释说,项目管理就是把学校的教育工作、科研工作、课程资源开发工作、教师发展工作以及各种教育活动等设置为多种项目,然后选择术业有专攻的教师或学校领导担任项目领导,由其配备组员,开展工作或活动。项目管理突出的是专业领导,强调的是专业权威而非行政权威。凡在某方面最具专业优势者,即可做项目领导。因此,实施项目管理最能形成教师专业发展团队,最能激发起教师参与决策与改革、创新的积极性。项目管理是学习型组织最好的运行机制。
  在他的学校,主要的业务性工作不是通过自上而下的行政方式而是通过项目管理的方式来推动的,比如课改深化、教师发展性评价、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班主任专业发展等。
  去年,城内初中为推动课改的深化,决定率先在七年级着手实验,确立课改深化项目,并在慎重考虑的基础上把李二英、李永霞和靳艳梅确定为项目负责人。
  2007年9月2日,没有领导带队,李二英等3位课改深化项目负责人被学校派往山东考察杜郎口中学。经过一周的紧张考察之后,3位教师形成了12000多字的考察报告。3位课改深化项目负责人先向学校领导作了6小时的汇报,然后,她们自己组织七年级全体教师召开深化课改动员会,作了考察杜郎口中学的报告,并提出了全年级深化课改的策略和举措。这次会议在七年级吹响了教师领导教学改革的号角。
  在“教师领导教育教学”理念支撑下,赵彬渊带领教师首先从学校的组织、制度文化重建入手,构建起了年级、班级、学科组3种基本教师团队。学校的教育教学工作主要由教师团队负责。
  教师们首先废除了沿袭多年的教案、作业检查制度,实施了在学科组集体研究的基础上,每个人可以个性化地备课和布置课外作业的新制度。班主任自发成立了班级管理研讨组,每周进行一次专题研讨。
  项目管理使具有专业优势的教师有了施展才华的空间,使教师成了学习和发展的领导者、教育教学的领导者、学校文化建设的领导者,也在学校形成了“发展才是硬道理”“教师首先应该是一个学习者”的舆论氛围。
美国后现代主义课程专家多尔曾说:“如果后现代教育学能够出现的话,我预测将以自组织为核心。”这句话让赵彬渊对项目管理有了新的解读。“自组织是相对于他组织来说的。能够自行组织、创生、演化,从无序走向有序的组织为自组织。自组织的演化动力来自系统内部的竞争和协同,而不是外部指令。他组织则与此相反。”他解释说,“实施项目管理,让教师领导教育教学,其实质就是在构建一种学校自组织文化。行政自动,工作自主,行为自律,生活(专业生活)自创,价值自现,是我们构建学校自组织文化的目标和支点。”
  成就教师是校长的道德使命
  在赵彬渊看来,教师不是学校变革的工具,教师发展应该是学校变革的主要目的;校长职能的根本体现就在于能使多数教师事业有成;教师有没有自己的成就,可以作为衡量校长的基本标准。
  他认为,不读书不看报,是教育改革与教师发展缺乏动力的根本原因,也是教育改革的根本阻力。
  读书已成为专业生活方式的赵彬渊和几个青年教师成立了“文渊书社”,每周聚会一次,交流读书心得,讨论学校变革。“文渊书社”被称为学校文化的“酵母团”。
  他将项目管理和自组织文化引入学校变革之后,城内初中教师读书、学习、发展、变革的积极性得到了空前的激发:近1/5的教师购买了5卷本《苏霍姆林斯基选集》;许多教师每月必买书;郭玉瑞老师带动理化生教师读起了书;王爱霞老师个人新买书上千册,在学校开了一周只上2节语文课、其余时间让学生自由阅读的先河。通过读书,发生变化最大的是刘玉英老师。
  在座谈会上,刘玉英对学校与自己的今昔作了比较:“多年来,赵校长在苦心经营学校,我们这些做教师的在苦心经营自己的班级、年级,城内初中的每位师生都在认真地经营自己的人生。其结果是:原来一个个骑着自行车进出校园,穿着拖鞋、抽烟、喝酒的教师,现在一个个仪表端庄、举止优雅、谈吐睿智。原来工作之余打麻将的教师,现在积极读书、学习、写反思、写教育日记。原来读书读报靠强迫才能勉强完成任务的教师,现在争抢订阅、订购。过去我也读书,但除了英语专业类书籍之外,从不读别的书,认为教育类书籍只不过是纸上谈兵,那些所谓的教育家站着说话不腰疼,心里一直很不服气;如今我对教育类书籍如饥似渴,不仅读得很认真,而且写了很多笔记,写了很多反思,将自己的所读、所思、所悟、所行进行沉淀、总结、提升,形成自己的思想和智慧,用于指导自己的工作和实践。过去我对学生是恨铁不成钢;如今我有思想、有理念,深深明白钢不是恨出来的。过去的我对学生也很有爱心,但总有学生跟我对着干;如今我对学生更有爱心,学生跟我非常有感情……”
  刘玉英的变化是城内初中教师专业发展的一个缩影。这是赵彬渊落实“把学校办成最优质的教师进修学院”办学理念的一个佐证。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